首頁 > 都市 >

                              全能老保鏢

                              全能老保鏢

                              發表時間:2020-02-15 14:50

                              《全能老保鏢》主角是山臨,作者是用戶9665f075b69。是一本正在連載中的現代都市保鏢爽文,本書主要講述了:走遍全球的雇傭兵退休后回到了祖國,卻發現這個世界是一個他從未到達的新世界。這個世界擁有著許多他從未見識過的新事物。

                              全能老保鏢
                              全能老保鏢
                              更新時間:2020-02-15
                              小編評語:變得更強,更兇猛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全能老保鏢》精選

                              和風吹過,在場千人沒發出一點聲響,心跳聲此刻清晰可聞,數千股強壯心跳聲匯在一起,在兩人耳畔,已經是無異炸彈爆炸的聲響。

                              斷老哥。山臨直視無礙,盯緊斷浮沉的眼睛,接著說道,黃沙強者如云,應該不缺我這一個吧。

                              斷浮沉嘆了口氣,轉身連踱三步,再又轉過身子,沉聲道:山老弟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走幾步,下到一個保鏢身邊,拿過手中的突擊步槍,遠遠扔給山臨,后者穩穩接住。

                              好槍。山臨大致過了一眼,就知道這槍的優劣,瞄見槍托底刻著個首尾相銜的毒蛇符號,就知道這是出自當世前三精良的工藝器械公司,耶夢加得。

                              聽得山臨的贊嘆,斷浮沉卻又是長嘆口氣,保鏢公司不同于山老弟先前的雇傭兵,更多的是明面上,見得了光的,甚至很多都和官家沾親帶故。走近山臨,再開口,全球算得上頂尖的保鏢公司有九家,中華區有三家,黃沙就是其中一家。其余兩家,分別是赤星和暗流。赤星勢力不大,但卻只服務政界人士,所以他的位置比其余兩家都穩。剩下的就是暗流,他應該是全部九家中接觸第二世界最為頻繁的了,剛剛的襲擊,就是暗流的杰作。

                              山臨把玩了一會手中步槍,聽出斷浮沉語氣中情緒的變化,抬眼望去。

                              唉!斷浮沉一只手搭在山臨肩頭,一臉苦大仇深,赤星不參與普通的保衛任務,所有資源大都向黃沙暗流傾斜,而我們兩家也算是平分秋色,都有各自的主要活動地盤。

                              但是!一切都隨著一個名為孟德爾槍械公司的加入而改變了格局!他和暗流形成了合作關系,前者提供裝備支援,后者提供訓練有素的保鏢,兩者互惠互利,但受苦的,卻是斷老哥的這個用盡了畢生心血的黃沙公司,我們的運營份額不斷被蠶食,卻只是因為這么一把破槍!一個壯漢拿著一把黝黑的步槍走上臺來,斷浮沉一把抓過,扣動扳機,對著人群正前的一面白墻瘋狂傾瀉火舌。

                              一發彈匣打空,斷浮沉瞪大眼睛,哧哧喘著粗氣。山臨問斷浮沉要槍一看,拎在手上,也是不覺心驚。

                              這是完全不符合其所表現出的威力的重量!

                              山臨走近那堵白墻,伸手摸過印在上面的彈孔,尚有余溫。

                              硬實土磚搭著鋼筋筑的墻壁,竟然也是被打進兩指有多的深度,但噴吐出如斯火力的主體槍械重量卻僅有兩千克左右!

                              山臨把槍交還給斷浮沉,點點頭,道:是的,這把槍確實可以改變一場戰爭的局勢。

                              是啊!正是因為這樣,老哥我才不得不拉下臉皮,求老弟你幫這個忙。斷浮沉攥緊手上步槍,鄭重其事道。

                              山臨眉頭緊鎖,思量再三,最后還是緩緩道:老哥給我三天時間,容我想想。

                              斷浮沉哈哈一笑,把步槍隨意扔在地上,爽朗道:好,有老弟你這句話,不愁暗流今天對你做的事報不了仇。

                              好手段!只這么一句話,就已經把山臨拉上了賊船,跟自己,跟黃沙,成了一條線上的螞蚱,而對立面,正是那還未正式露面的暗流公司。

                              一個管家模樣的山羊胡男子從陰影中斜插出來,恭敬地端上一個覆著沿邊鑲金的紅巾的紫木方盤,上邊放著兩串鑰匙和一張金卡。

                              斷浮沉一把抓過三樣東西,推到山臨手中,笑道:這是給老弟你的見面禮,車就停在外邊,房子是綠茵別墅的八棟,卡里還有一千萬,密碼就是你的雇傭兵ID。

                              山臨也不推辭,點點頭,接過三樣東西就往外走。

                              走到進來時的大門,突兀地多了一輛勞斯萊斯幻影限量定制,山臨也不多想,拉開車門,就朝著綠茵別墅的方向駛去。

                              黃沙公司底下,斷浮沉的里屋,管家模樣的男子走了進來,垂首恭敬道:董事長,去的兄弟全部死了。

                              斷浮沉點點頭,隨意道:嗯,每家給五十萬撫恤金。

                              管家欲言又止,一臉還想說什么的樣子。

                              斷浮沉斜了一眼,淡淡道:有什么想說的就說。

                              管家咳了一聲,清清嗓子,董事長,真的有必要這么殷切拉攏這個極嗎?

                              笑著搖搖頭,斷浮沉站起身子,抬眼望向正在做體能訓練的眾保鏢,思緒好像回到了很久之前,拉回思緒,沉聲道:你會知道值不值得的。抬腳離開里屋。

                              下海市不算大,但卻是中華區的經濟核心所在,可謂是寸土寸金,而綠茵別墅區又是黃金地段中的黃金地段,離得市中心很近。

                              山臨很容易地就找到了綠茵別墅區,按下鑰匙上的按鈕,打開地下車庫前的三道欄桿,緩緩開了進去。

                              車位每一個都是分配好了,正上方就是與車位配套的別墅,都有獨立的電梯直達別墅大門。山臨把車停好,跨腿下車,整理好衣裳,就要走進樓梯,突然聽見不遠處傳來一聲女音凄厲尖叫,緊隨的是綿軟無力的求饒喊救。

                              叫叫叫,叫什么叫!惱羞成怒的男音大吼,清脆的巴掌聲乍響,緊接著就是腦袋撞擊車前蓋的聲音,咚咚咚!

                              眉頭一皺,山臨邁步走向聲音傳來方向,過了個轉角,就看見一個西裝男子,按著一個衣著暴露的女人腦袋,整個身子壓在車前蓋,嘴上一聲大吼,巴掌也像雨點般落在女子臉上。

                              山臨身形一動,瞬間出現在男子身后,伸手搭在男子肩頭,鐵鉗般制住男子動作,逼得喊疼出聲。

                              誰!男子冷汗涔涔,扭轉頭來,一雙紅的幾乎要滴出血來的眼睛,直勾勾盯著山臨。

                              好久沒有過的感覺!

                              陰郁,寒冷,恐怖!

                              山臨用力往后一抻,男子身形后倒,一屁股摔坐地上,疼的哎呦直叫喚。

                              你沒事吧?看見女人整個身子伏在車蓋上,沒什么動靜,山臨問道,伸手就要拉女人起來,說時遲那時快,女人身形暴起,整個身子撲了過來。

                              定睛一看,山臨也是恍惚一陣,這不是人!

                              血盆大口外耷拉這尖銳雪白的獠牙,披頭散發,張牙舞爪就要咬來。

                              山臨反應極快,一手攥住女人抓來的手腕子,往上一掰,就聽見清脆的骨折聲,另一只手揪住頭發,猛力下拉,整根脊椎骨都從后腦處突了出來,甩飛出去。

                              聽得耳后呼呼風聲,瞬間拔出在黃沙公司順的手槍,砰砰砰三槍,左右眉心,心臟各一槍,飛在半空的男人摔了下來,抽搐一陣,沒了動靜。

                              山臨一陣心悸,一手拖著一具尸體,走進了電梯,在確保周邊沒人的情況下,這才邁步出了電梯。

                              前腳剛出電梯,后腳就有團黑影從大門旁邊的草叢中閃了出來,筆直站在山臨跟前,朗聲道:山哥,我是。。。。很明顯,他看見了山臨手上拎著的兩具新鮮的尸體,拖出兩條長長的血路。

                              就在男子說出四個字的五秒鐘時間內,山臨已經為他想好了十種死法。

                              但黑影反應更快,搶先一步說道:山大哥,這種臟活累活怎么能您來干呢,留給我來吧,我是董事長專門派來照顧您起居服務的。快走幾步,從山臨手中搶過尸體,低頭一看,身子登時僵住,留了一個勉強的笑容,按密碼打開大門,拖著尸體進去了。

                              山臨跟在后面進去。

                              打理妥當,男子從地下室走了上來,山臨遞過來一根煙卷,自己點著一根,吐出一大口煙,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受寵若驚地接過煙卷,熟練地用嘴巴叼住,指尖竄起一簇紫色火苗,點燃了煙卷,吞吐了一口,笑道:我是杜力,前雇傭兵,現黃沙保鏢公司雇員。

                              山臨詫異地上下打量杜力一陣,挑眉毛道:異能者哈,呵,有點意思。

                              穩穩當當地坐進真皮沙發里,山臨抬眼望向杜力,表情瞬間冷若冰霜,一字一句吐字道:斷浮沉讓你來,是監視我?

                              董事長是讓我來幫助山大哥熟悉下海市的,畢竟山大哥已經快十年沒回國了吧?杜力手中煙卷已經抽了一半。

                              十五年零六個月三天。山臨仰著腦袋,帶著一絲難以言明的笑容。

                              杜力抽完手中最后一口,掐滅煙頭,基本的生活用品已經置辦完畢,如果還有什么需求的話,山大哥你可以和我說。

                              沒什么了。山臨環頸一圈,站起身子,你知道這兩只。。。

                              吸血鬼,是的,吸血鬼,但這只是通俗的叫法,現在我們一般叫它們,血魔。杜力心知肚明,搶先一步做出回答。

                              嗯,這是什么時候出現的,我走的時候,可沒有這種,吸血鬼,血魔之類的。山臨表情逐漸嚴肅。

                              三年前吧,突然地,毫無征兆地出現在了下海市,現在的話,應該已經遍布全國了。

                              山臨點點頭,時間不早了,早點睡吧。抬腿走向二樓,找了間最大的臥室,進去了。

                              月上半空。

                              山臨從二樓翻下,坐上電梯,直達車庫,鑰匙一扭,駕車直奔下海市最令人聞之噤若寒蟬的罪惡街區,白鹿七街,這個名頭,早在山臨十五年前離開時,就已經響徹地下世界。

                              規則就是規則。

                              白鹿七街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或者說是,唯一潛規則就是別惹戴著白鹿胸章的家伙。

                              嗚嗚嗚!哈哈哈!山臨把車停靠在一座夾在兩棟高樓大廈的簡陋木屋前,就看著兩架渾身冒火的摩托車呼嘯而過,騎手腳踩在坐墊上,瘋狂尖嘯。

                              山臨收回眼神,推門而入,就看見一個衣衫襤褸的身影伏在案前,因為坐著的緣故,瞧不出身形如何。

                              來了。突兀的一聲響起,山臨點點頭算是回應,找了一處還算干凈的地方坐下,望向那人后背。

                              要見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同樣的聲音響起,但卻仍是伏在案上。

                              山臨還沒回答,就有木門推開的吱呀聲響起,一個英俊男子探進頭來,驚訝地看了眼山臨,收回眼神,畢恭畢敬道:歐冶大師。

                              穩坐泰山的男子歐冶輕風這才起身,走到一堵墻前,摘下掛在上面的一柄長劍,拿沾滿油污的袖子來回細心擦拭劍鞘,走到門前,一手交過長劍,一手接過一枚刻著鹿頭的銀幣,點點頭,合上木門。

                              山臨站起身來,一臉戲謔,情報大師歐冶輕風,怎么還干起了打鐵的行當。

                              寄賣,寄賣。歐冶輕風翻了個白眼,彎腰在一堆雜物中翻找出一桶泡面,再又找到熱水壺,裝滿水加熱。

                              這么晚你找來干什么,你別開口,準沒好事。

                              山臨笑著搖搖頭,我向你打聽個事,黃沙和暗流兩個公司是什么情況。

                              不就是簡單的商業競爭嗎,但我看這黃沙是命不久矣了,暗流不知怎么勾搭上了孟德爾槍械,進了大批強力軍火,老實說,這槍我見過,是厲害,我還特意去找了孟德爾槍械的資料,結果是一片空白,就好像是從土里鉆出來,石頭里蹦出來一樣,一點資料都沒有。開了話頭,歐冶輕風好像有說不盡的話一般,說了一大串。

                              那血魔這種東西。山臨再問。

                              三年前憑空出現的,最開始是下海市,現在哪都有,但不多,好像是有什么神秘力量在控制數量,始終控制在一百萬上下。聽說孟德爾槍械還和這東西有關,生化武器之類的。歐冶輕風把面泡好,剝開根香腸,咬下幾口,邊嚼邊說。

                              怎么你還有心思維護下海市的治安,想當黑夜執法者,你不知道你這一退休,全世界你的仇家都瘋了,發出話來了,誰殺了你,提頭來見,就給張空白支票,想填多少填多少。你別說,我都有點動心了。

                              我運的東西呢?山臨問道。

                              那呢。歐冶輕風一指堆滿雜物的角落,咽下一口泡面,含糊不清。

                              山臨為之氣結,扒開面上的雜物,提出一個黑色皮箱,拉開拉鏈,大致看了一眼,合上拉鏈,轉身要走。

                              這就走了?歐冶輕風風卷殘云般吃光泡面,飲下最后一口湯汁,咂巴咂巴嘴,問道。

                              手搭在門把上,山臨停住腳步。

                              免費送你一句忠告,加入黃沙吧,先把第一波風頭避過去。

                              山臨點點頭,拉門走出,呆在原地。

                              就這么十分鐘功夫,車就被偷了,原本停車的地方,現在毛都沒剩。

                              環頸一圈,行人稀疏,倒是時有跑車摩托呼嘯而過。

                              咯吱!一輛改裝過的重摩停在山臨跟前,邊撐割過地面的聲音刺耳,車手摘下頭盔,上下打量山臨,翻身下車,經過山臨身邊時,突然發難,一手抓著頭盔邊沿砸來。

                              山臨側身閃過,一腳踹中車手小腹,直讓后者撒開頭盔,雙手捂著肚子,整個人蜷縮在地上打抖。

                              揪住頭發,整個提起上半身,惡狠狠道:說,誰派你來的!

                              少數幾個行人經過,也都一臉冷漠,甚至都沒有側腦袋看一下,似乎早已司空見慣。

                              我看你身上沒有勢力胸章,就想搶點錢喝酒。男子額頭布滿一層冷汗,牙齒打架,艱難地說道。

                              山臨一腳踢開,跨坐上摩托,一扭油門,轟隆著駛離白鹿七街。

                              全能老保鏢小說
                              全能老保鏢
                              《全能老保鏢》主角是山臨,作者是用戶9665f075b69。是一本正在連載中的現代都市保鏢爽文,本書主要講述了:走遍全球的雇傭兵退休后回到了祖國,卻發現這個世界是一個他從未到達的新世界。這個世界擁有著許多他從未見識過的新事物。
                              广东十一选五 酉阳 | 汉川市 | 河西区 | 木兰县 | 溧水县 | 包头市 | 舟曲县 | 夏津县 | 雅江县 | 维西 | 普兰店市 | 城市 | 含山县 | 花垣县 | 麻江县 | 潮安县 | 沁阳市 | 东乡县 | 杭州市 | 奉化市 | 洛川县 | 通城县 | 寿宁县 | 卢龙县 | 眉山市 | 抚松县 | 连南 | 耒阳市 | 石屏县 | 长岭县 | 通江县 | 鹤庆县 | 东城区 | 稷山县 | 修武县 | 三门峡市 | 永济市 | 杭州市 | 阿城市 | 宝坻区 | 罗城 | 大渡口区 | 布拖县 | 西华县 | 新余市 | 陵水 | 常宁市 | 遵化市 | 仪征市 | 马尔康县 | 岫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