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 >

                              公主殿下太紈绔

                              公主殿下太紈绔

                              發表時間:2020-02-24 18:08

                              《公主殿下太紈绔》主角是赫連云露北冥錫,作者是妖鳩露。是一本已經完結的古代言情小說,本書主要講述了:傳聞她擁有三千男寵,也沒有她不敢為之事。她是人見人怕的存在,也是在這都城中翻云覆雨的存在。

                              公主殿下太紈绔
                              公主殿下太紈绔
                              更新時間:2020-02-24
                              小編評語:邂逅一個占有欲爆棚的男人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公主殿下太紈绔》精選

                              夜晚!

                              男人一襲月牙白長袍,淺金色的流蘇在袖口旖旎的勾勒出一朵半開的薔薇花。

                              馬車內,軟塌之上,昏迷的男人卷翹濃密的羽睫微微顫動,似醒非醒。

                              修長白皙的手死死的抓著她的,十指緊扣,赫連云露試過拉,試過扯,可就是……掙脫不開。

                              “容潛,過來把你主子的手扯開。”

                              蠱惑的聲音帶著一絲魅惑,像是上好的胭脂醉,蕩漾著醉意。

                              但是容潛卻在她的眼中,看見了不耐煩的情緒。

                              怪事年年有,今年見了鬼!

                              不是說鳳鳴長公主喜好男色,看見美男直流口水,一個都不放過嗎?

                              他家主子這么妖孽好看的人,她竟然不下手?

                              咽了一口口水,容潛小心道:“主子他從來不讓人碰他。”

                              “從來不讓人碰?”低頭看了一眼交纏的沒有一絲縫隙的手,赫連云露挑眉,那她算什么?

                              “公主您是第一個。”容潛快速的瞥了一眼赫連云露凝脂般修長白皙的手,此時正被自家不近女色的主子握在手心。

                              *

                              第一個第一個,誰稀罕第一個啊。

                              赫連云露感覺小腹一陣熱流劃過,熟悉的感覺讓她知道,自己是來月事了。

                              可是該死的,這北冥錫死死的拽住她,一點都掙脫不開。

                              她為了他半路停頓修整,在荒野沙漠冒險夜營,就為了他能處理一下傷勢。

                              可是他呢,從暈倒開始就沒有放開過她的手,他不管自己的傷,她可不能不管她的月事呀。

                              “恩。”男人嘴里,溢出了一聲輕吟。

                              他的鼻梁挺直,線條格外的好看。

                              唇色緋紅,嘴角天生的上揚,似笑非笑的樣子,特別勾人。

                              “醒了就睜開眼,放開我,我還有事。”十萬火急的大事,沒有被握住的一只手捂著肚子,赫連云露白皙的額沾染了細密的小水珠,雪膚有點微醺的胭脂色。

                              “……”

                              “北冥錫,我知道你醒了。”

                              “所以呢?”略帶沙啞的聲音。

                              赫連云露抬眸,意外的撞進了一雙沉靜的猶如黑夜的眸。。

                              如同深淵,一旦墜入,就被那暗無天日的黑暗籠罩。

                              仿佛多看一秒,就讓人墜的更深,墜入其中,再也爬不上來。

                              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勾人心魄的眼神,赫連云露不由的往后退。

                              可是她的手,卻在男人手中,男人往前一拉,一用勁,兩個人……交疊在了一起。

                              男人渾身散發這狂野的氣息,健碩有力的手臂懸空壓著軟塌,低眸,看著身下的她。

                              “躲我?怕我嘛?”

                              “怕?”

                              她怕過什么?

                              赫連云露幽冷的眸子看著他,直接拉過北冥錫的手,在他錯愕的眼神下,難耐的拉著他的腰帶霸道的把他帶入自己的懷中,一只手摟著他的腰,一只手護著他受傷的肩。

                              白皙的臉頰如同出水剝殼的荔枝,水嫩光滑,清澈的眼底倒影著瀲滟流水,緋色的唇微微張開,猶如火楓,狂野誘人。

                              貼著他的衣領,貼上了他的唇,在他菲薄的唇上舔了舔,撬開了他的牙關,長驅直入,往里深入。

                              北冥錫渾身僵硬,精致無比的臉上浮現一縷失措,深邃的眼如同寒潭深不見底。

                              她在吻他?

                              好大的膽子!

                              從來沒有一個女人敢這么挑戰他的極限。

                              她到底是無知還是無畏。

                              幽暗的黑夜中,男人半垂的眸中掩映著獵豹捕食般危險的芒,看著面前面帶妖嬈,眸色清亮的小東西,任由她動情的深吻他,親吻著他不曾被人碰觸過的唇。

                              *

                              侵略性的吻不斷入侵,不僅僅是簡單的掠奪,反倒是兇狠的允吸。

                              每一寸空氣都仿佛被抽干,意猶未盡的放開,戀戀不舍的舔了一下他的嘴角,在男人沒有防備的瞬間,赫連云露從男人身下開溜。

                              “這世界上,還沒有我赫連云露怕的事情。”赫連云露忽然邪笑,深不見底的眸底泛著幽光,曖昧的掃了一眼北冥錫略帶艷色的唇,她繼續道:“你倒是可以一直裝無害裝溫潤,我對你隱藏的另外一面,很感興趣。”

                              是嗎?

                              待她走后,戰栗感殘留的他,用略帶粗糲的手撫摸了一下自己的薄唇,略帶雅意的聲音帶著難掩的無措和復雜:“赫連……云露……”

                              *

                              容潛頭快低到地上去了,生怕喜怒不定的主子要了他的命!

                              不是他想看的!真的不是!只是太突然了!

                              鳳鳴長公主,猛如虎啊!!!啊啊啊啊!

                              “去查查她喜歡過的人。”

                              “啥?”容潛以為自己聽錯了,這事像是他家喜怒無形,從不關心女人的太子爺會說的話嗎?像嗎?!

                              “徹查。”

                              男人的臉色明顯暗沉了一個度,耳鬢廝磨之間,她動作的熟稔,她的游刃有余,她的收放自如,讓他心頭有些輕輕的躁動,還有不爽。

                              “爺,你的意思是,查查看鳳鳴公主真心愛慕過的人,還是擁有過的男人?如果是后者的話,估計短時間查不完。因為……太多了!”容潛斟酌了片刻,慎重的說道。

                              目光鷹隼,容潛的一個太多,撕裂了北冥錫溫潤無害的面具,男人冷眸微縮,深幽涼薄的眼里掀起了驚濤駭浪。

                              不過片刻,他就緩過神來。

                              陰鷙的眸浮現陰暗,捏著裝滿烈酒的瓷杯,他一飲而盡:“不用查了。”

                              啊?容潛再次愣住,主子心,海底針啊!到底是查還是不查!

                              “下去。”瓷杯邊緣,細微的裂痕,從杯壁蔓延到杯底,從交纏著連理枝的地方開始,化為齏粉。

                              “好。”容潛目不斜視,但還是注意到他家潔癖纏身的主子開始拿著濕軟的絲綢擦嘴。

                              深深的吐了一口濁氣,他就說嘛,主子應該怎么可能對一個女人如此特殊?

                              原來只是偽裝啊,那可苦了主子了,估計連初吻初擁初抱全部都獻出去了。

                              *

                              赫連云露大步走出臨時搭建的帳篷,剛才強吻的時間在她心里泛起了細微的漣漪,卻沒有停留太久,清理了一下身子,她才舒緩的走出自己的帳篷。

                              “殿下。”朱雀攔住她。

                              赫連云露挑眉:“恩?”

                              “您為何要救古越太子?”朱雀想了很久,還是覺得開門見山比較好。

                              公主殿下太紈绔小說
                              公主殿下太紈绔
                              《公主殿下太紈绔》主角是赫連云露北冥錫,作者是妖鳩露。是一本已經完結的古代言情小說,本書主要講述了:傳聞她擁有三千男寵,也沒有她不敢為之事。她是人見人怕的存在,也是在這都城中翻云覆雨的存在。
                              广东十一选五 镇巴县 | 阿图什市 | 溧阳市 | 丹棱县 | 新源县 | 乌兰察布市 | 金阳县 | 榆树市 | 博罗县 | 吉林省 | 安义县 | 屏山县 | 贵南县 | 永和县 | 肇源县 | 托克托县 | 赣州市 | 高邮市 | 呼伦贝尔市 | 尚志市 | 巍山 | 楚雄市 | 北流市 | 海门市 | 壤塘县 | 鄂托克前旗 | 天柱县 | 松阳县 | 望城县 | 石景山区 | 雷州市 | 运城市 | 公安县 | 博乐市 | 东宁县 | 颍上县 | 金华市 | 龙游县 | 永定县 | 开鲁县 | 泗洪县 | 维西 | 富宁县 | 台南县 | 白河县 | 南部县 | 象州县 | 蚌埠市 | 沅江市 | 集安市 | 宁明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