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言出法隨小說閱讀

                              言出法隨小說閱讀

                              發表時間:2020-02-26 17:06

                              彩虹麥克白原創小說《言出法隨》講述了陳浩小童之間的故事,這里為您提供言出法隨彩虹麥克白小說閱讀。陳浩小童小說精彩節選:陳浩左邊隔壁的女孩,梳著一頭齊耳的短發,發式有些復古;每次陳浩見到她的時候,她的頭上都有一頂翠綠色的貝雷帽;她的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有著一張娃娃臉,身材也是較小的那類型。你說的這個人,我好。

                              言出法隨
                              言出法隨
                              更新時間:2020-02-26
                              小編評語:我有點慌。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言出法隨》精選

                              住在陳浩左邊隔壁的女孩,梳著一頭齊耳的短發,發式有些復古;每次陳浩見到她的時候,她的頭上都有一頂翠綠色的貝雷帽;她的眼睛大大的,嘴巴小小的,有著一張娃娃臉,身材也是較小的那類型。

                              你說的這個人,我好像有點印象。

                              坐在席小魚的車里,陳浩向席小魚和南宮白講出了這件事。之所以話題會聊到這上面,主要是席小魚對陳浩和黃粱的戀情進展很感興趣,然而黃粱卻滿口抱怨說陳浩不解風情,于是就引出了這么一件事、一個人。

                              南宮白坐在駕駛席默默地開車,席小魚坐在副駕駛和后面的兩個人聊著八卦話題。

                              她是不是很喜歡花?我似乎經常能在花店門前見到她,畢竟我來到這座城市也有幾年了,這個人給人的印象很深刻。

                              是啊!每到周末的固定時間就會出去一整天,往返在城市里的各大花店!每天晚上后半夜才會出門,天亮才回來,很奇怪不是嗎!

                              聽到這些情報,席小魚露出一個抱歉的笑容。

                              陳浩,我倒是覺得反而是你的行為有點奇怪呢,你對她的作息掌握得有點過分詳細了吧,跟蹤手段獲得?

                              我、我才沒有。

                              黃粱在旁邊補了一刀。

                              就是跟蹤狂,不僅如此,約會的時候還帶著我一起跟蹤,居然還大言不慚地覺得我沒有發現這回事,我覺得陳浩是比草履蟲更加簡單的單細胞生物。

                              哎呀,那你的確有點過分了,你怎么把我們可愛的黃粱放在旁邊不管不顧呢,去跟蹤別的女孩子,陳浩你再這樣下去就會出局的。

                              我已經不管這件事了。

                              我知道你白天很閑,可是很閑不代表自己就可以管閑事,和自己無關的人和事盡量不要接觸,這是生存法則,不然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就會被卷進莫名的事件中,到時候再想抽身出來就很難了。

                              今天晚上,四人是商量好一起乘車前往王鵬邀請他們參加的酒會的會場,黃粱和陳浩結伴來到酒吧去找席小魚和南宮白,南宮白擔任司機。前方就是酒會舉辦的豪華酒店,遠遠地就能看見有酒店的侍者引導客人把車開去停車場。

                              南宮白和席小魚去停車,讓陳浩和黃粱先下車走過去,不過二人下車時把邀請函落在了車上,只能站在門口等著席小魚過來。

                              黃粱今晚穿著一件淡紫色的長裙禮裝,也在席小魚的侍弄下換了個新發型,在車上的時候陳浩還沒有什么感覺,但是現在整體看過去,陳浩就覺得眼前一亮,活脫脫的美人出世了。

                              陳浩,你要是再敢多看我一眼,我就把你眼睛戳瞎。

                              為什么啊!

                              因為你很討厭,上次的事我還沒原諒你,別以為帶我出來就可以讓我忘記前塵恩怨。

                              那件事是我錯了,我發誓不會多管閑事了

                              不夠誠懇,不夠誠懇啊陳浩,你什么時候能拿出我請走南宮先生時的態度的一半呢?

                              你想看到猛男落淚嗎。

                              就在二人拌幾句嘴時,遠處忽然走過來一個熟人,不是席小魚和南宮白,是韓子軒,這個人居然也要出席這場酒會,這讓陳浩始料未及,聽說韓子軒是某個大集團的總經理,難道是王鵬家的集團?

                              韓子軒原本陪著領導一起來,一路上有說有笑,忽然看到了陳浩和黃粱,臉上的笑容立馬就消失了,領導先行進去后,韓子軒卻留在了酒店門口,經過上次同學聚會,他已經被黃粱和陳浩落了面子、丟了人,這次他不想輕易放過這兩個人。

                              喲,這不是我們的模范夫妻么,黃粱和陳浩,你們也要參加今晚我們公司的酒會?

                              韓子軒的臉上露出虛偽的假笑,同時問了黃粱一句。

                              黃粱,怪我之前對你關心不夠,沒想到在你身上出了這樣的事,聽說你們家高中畢業后破產了?是不是真的?之前怎么一點消息都沒有?我還想呢,你們兩個怎么會走到一起,原來你和陳浩的境遇一樣,估計是交流悲慘境遇后互生情愫了吧。

                              你在這里陰陽怪氣地想說什么?

                              黃粱一點也不想見到這個人,韓子軒和陳浩有著本質的區別,雖然他們都曾經是黃粱的追求者,但當時黃粱很明確地拒絕了韓子軒,她一丁點也不喜歡這個人,倒是對陳浩模糊不清,陳浩還自以為韓子軒是他的情敵,實際上完全不是這回事。

                              現在韓子軒可是一點好態度都沒有了,言語上都是譏諷,主要是他得知黃粱家道沒落后,自己心里的那種期待感就下降了不少,現在黃粱的境況不如自己,自己就該抬起頭拿捏起來了。

                              黃粱,你跟著陳浩肯定很辛苦吧,看看你們兩個這一身,估計都不是新衣服,是以前剩下來的?你何必跟他過苦日子呢,我也一直喜歡你,為何不能多看我兩眼?

                              看你?

                              黃粱冷哼一聲。

                              如果說陳浩是圍著我身邊轉的蒼蠅,那你就是在屎尿里齷齪前行的蛆蟲,韓子軒,你還是離我們遠一點吧。

                              你!黃粱!

                              韓子軒被氣壞了,看著站在門口的二人,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我說,你們兩個站在門口,該不會是沒有邀請函進不去吧?你們真的是受邀客人嗎?我不一樣,我是企業高層,可以隨便出入,你們兩個要是沒有邀請函,就趁早回去吧,現在不如從前,我們集團的老板可不會給你們面子。

                              聒噪。

                              黃粱往旁邊挪了挪,陳浩也跟著挪了挪,避開了韓子軒,但韓子軒還是像個牛皮糖一樣追上來了。

                              我說,你們兩個要是沒有邀請函,我可要差人把你們趕走了,站在門口成何體統。

                              和你有什么關系?

                              當然有關系,我可是這家集團的高管。

                              韓子軒理了理衣服,又裝模作樣的說道。

                              算了,畢竟同學一場,給你們點面子,你們一會兒偷偷自己走開吧,我就先進去不陪你們了。

                              韓子軒走了,黃粱頓時覺得周圍的空氣新鮮了很多,陳浩對這個韓子軒也很無語,心想以后還是少來往的要好,陳浩當即就把那個微信群給退了,反正平時大家也很少說話,偶爾聊起來也是拍韓子軒馬屁。

                              這時,席小魚和南宮白終于來了,手里拿著四張邀請函,在門口經過檢驗后,四個人逐一進入,席小魚抱怨了一句。

                              王鵬這小子,也不說在門口迎接我們一下。

                              小魚姐,要不你把他這個月工資扣了吧。

                              哈哈,陳浩你說的很入我心意,就這么決定了吧。

                              幾句話聊下來,倒是給門口的侍者弄暈了,王鵬不是集團少爺的名字嗎?這四個人來頭這么大?剛才韓子軒譏諷黃粱和陳浩的時候,他還看在眼里,沒想到轉眼韓子軒就被打臉了,可惜韓子軒自己是看不到了。

                              豪華酒店里是富麗堂皇的大廳,四人經過大廳,乘坐電梯來到舉辦酒會所在的十七樓,這里已經來了很多客人,大家已經先交流起來了,互相問候。

                              四人是被王鵬邀請來的,這里的上層名流和他們又沒有交集,就只能靜坐在一旁的沙發上,要是在原來的城市,陳浩和黃粱估計能賣個面子出來,但這里不一樣了,誰也不會認識他們。

                              唯一認識他們的人還就是韓子軒,韓子軒看到陳浩和黃粱居然上來了,也不知道這兩個人是怎么渾水摸魚進來的,氣得牙根癢癢。

                              言出法隨小說
                              言出法隨
                              《言出法隨》的主角是陳浩小童,作者是彩虹麥克白,是一本正在連載中的好看的都市奇幻玄幻爽文小說。該書主要講述了:現在的陳浩還是一個剛丟了工作還一無所有的窮屌絲,直到自己一個月前撿的小女孩開口說話了之后,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各種妖怪接踵而來。
                              广东十一选五 石屏县 | 河津市 | 亚东县 | 资中县 | 梅河口市 | 张掖市 | 云安县 | 彩票 | 图们市 | 台江县 | 衡水市 | 颍上县 | 富顺县 | 安宁市 | 威远县 | 民权县 | 珠海市 | 定安县 | 手机 | 永寿县 | 崇文区 | 武隆县 | 长汀县 | 大同市 | 嘉鱼县 | 招远市 | 枣强县 | 临颍县 | SHOW | 克什克腾旗 | 同心县 | 阜阳市 | 恩施市 | 宣汉县 | 芮城县 | 永修县 | 宣城市 | 阳谷县 | 大埔县 | 伊宁市 | 棋牌 | 麻江县 | 宁南县 | 华坪县 | 邵阳市 | 团风县 | 都昌县 | 张家川 | 成武县 | 平远县 | 隆子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