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全職醫婿

                              全職醫婿

                              發表時間:2020-02-27 14:57

                              《全職醫婿》主角是方迴楚云汐,作者是半顆紐扣。是一本正在連載中的現代都市贅婿神醫小說,本書主要講述了:他曾是豪門大少,可家族破產后便成為了贅婿。他是一個普通的醫生,一場危險的手術,他得到了縱橫都市的機會。

                              全職醫婿
                              全職醫婿
                              更新時間:2020-02-27
                              小編評語:妙手回春,救人無數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全職醫婿》精選

                              對于對方所說的外傷大出血,方迴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因為在這個女人剛剛進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察覺到這個女人的身上帶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衣袖上也還有尚未干結的血漬,不過因為整體衣服是黑色的關系,加上晚上燈光比較暗所以并不容易察覺。

                              由此方迴基本上可以斷定,這個女人絕對不一般。

                              身上帶著血漬就出門,說明情況十分緊急。

                              既然情況十分緊急但是這個人的臉上卻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慌張,足以見得她的心理素質應該非常過硬,至少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

                              其次,剛剛她已經說了,患者是外傷而且是大出血,既然是外傷而且是大出血,那為什么沒有送去醫院,而是選擇了這么一個連手續都不齊全的小醫館呢?

                              方迴分析的結果是,不是對方不能去醫院,而是對方不敢去醫院。

                              從濟世堂里面帶上了孫茂才平時基本上都不用的醫藥箱,關上門之后方迴就和那個女人走了出去。

                              對方走得很快,差不多幾分鐘過后,兩個人走進了附近不遠處一個名叫英雄山的拆遷安置小區。

                              在一個拉上窗簾的房間中方迴看見一個躺在沙發上,面色蒼白氣若游絲年齡約摸五十來歲男子。

                              而他的左腿上有一道清晰可見的刀傷。

                              傷口很深,甚至隱約能看見森森白骨,好在是應該并沒有傷及到大動脈,否則就這么一會兒的時間,相信人已經死了。

                              而在這個人的旁邊還站著另外兩個壯漢,他們的身上都不同程度的帶著傷,而他們手臂上奇異古怪的紋身讓方迴相信,這些人絕對不簡單。

                              “小姐,會長他可能快不行了!”

                              一個臉上帶著刀疤的男子看向了那個女人一臉焦慮的說道,并且目光落在了方迴和他的醫療箱上。

                              那個女人狠狠咬了咬牙上前兩步蹲在了手上男子的身邊,伸出顫抖的雙手捧著他的臉帶著哭腔道。

                              “爸,我找來了醫生,你一定要堅持住。”

                              “不是讓你不要去找人嗎,你......”

                              男子一聽有另外的人進來,立馬顯得情緒有些激動,一激動牽扯到傷口又涌出了汩汩的鮮血。

                              方迴二話不說直接走了過去,放下手中的醫療箱,從里面取出了一把剪刀,手腳麻利的剪開了患者的褲子。

                              傷口長約十厘米左右,而且就傷口的平整性上來看,足以見得一定是一柄非常鋒利的刀刃所致,如果再稍微靠里面一點,方迴相信絕對可以將他的整條腿直接砍斷。

                              隨后經過智能光亮子在短時間之內制定的方案,方迴迅速開始對患者的傷口進行消毒。

                              整個消毒的過程,患者頭上的汗珠像是黃頭一樣的往下掉,但卻愣是沒哼一聲。

                              雖然屋子里面的燈光比較昏暗,但是方迴的雙眼卻看得異常清楚,就連肌肉組織下面斷裂的靜脈血管,方迴也準確無誤的全部縫合。

                              直至最后的皮膚完全縫合之后,患者的腿上只留下了一條細細的傷痕,剛才觸目驚心的場景蕩然無存,而整個過程只用了短短不到十來分鐘而已。

                              “好了,傷口已經止住血了,未來兩個星期都不要有劇烈運動,另外盡快去醫院注射破傷風疫苗,誰和我回去拿點兒口服的藥?”

                              方迴起身摘掉手上的無菌手套扔進了旁邊的垃圾桶里面說道。

                              “為什么不把藥帶在身上?”旁邊一個胳膊能有方迴大腿粗細的男子看著方迴質問道。

                              “呵呵,你這不是搞笑嗎,我連患者什么情況都不知道,你叫我怎么拿藥啊?你要是來找我沒準兒還能讓你把藥店給背上,畢竟你不缺這點力氣是吧。”方迴白了對方一眼嘲諷道。

                              “小子很囂張嘛,不是要拿藥嗎,我陪你去。”

                              剛剛說話的那個男子順手從旁邊的茶幾上拿起了一把匕首藏進了袖子里,給方迴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道。

                              “別介意,外面天黑帶個家伙事兒防身,請吧。”

                              “哼哼,希望你不要后悔就是。”方迴冷哼一聲道。

                              對方什么心理,方迴還能不知道。

                              就沖著對方傷得這么重但是卻沒有去醫院這一點就能看出,對方絕對不希望有任何人知道他們的行蹤,所以這個家伙一準兒是想要等方迴拿過藥之后殺人滅口。

                              也就在方迴轉身準備走出去的時候,躺在沙發的那個男子輕輕咳嗽兩聲道。

                              “邪佛,你回來,讓小蕓去。”

                              “會長,小姐她......”

                              邪佛知道陳小蕓絕對下不去殺手,因為對方對陳小蕓有恩。

                              而留下方迴對于他們來說勢必將會是一個不小的隱患。

                              “我說讓小蕓去,你聽不見嗎?”男子瞪了邪佛一眼道。

                              陳玉江,身為江南一帶和事會的總堂主,雖然虎落平陽,可是說話的分量卻還擺在那兒,這兩個人還不敢不從。

                              陳小蕓看著父親點了點頭跟著方迴走了出去,就在關門的時候,邪佛將手中的匕首塞到了陳小蕓的手中囑咐道。

                              “小姐,路上注意安全。”

                              說話的時候,邪佛一直都看著方迴,什么意思陳小蕓自然清楚。

                              “會長,你怎么能讓小姐去呢?這種事情她做不來的。”

                              等到方迴兩個人離開之后,邪佛蹲在陳玉江的面前皺眉道。

                              “不管怎么說,這個年輕人是我的救命恩人,卸磨殺驢不仁不義的事情,我陳玉江做不出來。”

                              陳玉江深吸口氣之后緩緩說道。

                              在江湖上混跡了這么多年,他手上沾染的人血不少。

                              但是陳玉江自認為自己還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所以他沒有打算要了方迴的性命。

                              “可是,這樣一來我們的行蹤就有可能暴露,到時候我們怎么辦啊?”邪佛一臉擔憂的問道。

                              他們是一路逃亡到了寧興市,而追殺他們的人是誰,他們心知肚明。

                              以對方的實力來說如果知道他們在寧興市,絕對可以把寧興市翻個底朝天也要把他們找出來。

                              “別說了,就這么定了。”陳玉江說完之后閉上了雙眼。

                              旁邊的兩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也沒有多說什么,只希望方迴能管好自己的嘴吧。

                              全職醫婿小說
                              全職醫婿
                              《全職醫婿》主角是方迴楚云汐,作者是半顆紐扣。是一本正在連載中的現代都市贅婿神醫小說,本書主要講述了:他曾是豪門大少,可家族破產后便成為了贅婿。他是一個普通的醫生,一場危險的手術,他得到了縱橫都市的機會。
                              广东十一选五 大安市 | 广宁县 | 池州市 | 永和县 | 屏东市 | 白朗县 | 通山县 | 永济市 | 女性 | 巴中市 | 湖口县 | 红原县 | 石河子市 | 苗栗县 | 潜江市 | 贵定县 | 连山 | 五原县 | 汤阴县 | 连平县 | 潼关县 | 洱源县 | 叙永县 | 天全县 | 来凤县 | 多伦县 | 凤冈县 | 广元市 | 锦州市 | 旬阳县 | 鹤壁市 | 龙里县 | 阿拉善右旗 | 琼中 | 监利县 | 彰化市 | 葫芦岛市 | 进贤县 | 贵港市 | 怀来县 | 宜城市 | 应城市 | 宁陵县 | 宣城市 | 虹口区 | 农安县 | 佛学 | 仪陇县 | 安吉县 | 观塘区 | 新丰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