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言 >

                              楚玄遲慕容七七全文閱讀

                              楚玄遲慕容七七全文閱讀

                              發表時間:2020-02-27 15:00

                              楚玄遲慕容七七小說叫做《邪王輕點愛:梟寵醫妃》,是拈花惹笑創作的穿越小說。藏書文學為您提供楚玄遲慕容七七全文閱讀,楚玄遲慕容七七最新章節。穿越害人不淺,慕容七七魂穿成為落魄公主,遭受陷害侮辱,惹上鐵血王爺,想看慕容七七出丑?沒那么容易。

                              邪王輕點愛:梟寵醫妃
                              邪王輕點愛:梟寵醫妃
                              更新時間:2020-02-27
                              小編評語:邪王輕點梟寵醫妃講述了女主慕容七七穿越異界與楚玄遲之間的愛情故事,值得一看!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邪王輕點愛:梟寵醫妃》精選

                              楚玄遲依然在考量,不知道是不是該給這個女人一個機會將功補過,同時也給自己一個能驅毒的機會。

                              這次回皇朝并不像外頭所宣揚的那般,為了解決婚事,事實上,他根本不認為天底下有任何女子適合自己。

                              那些柔柔弱弱的女人,跟在他身邊只會拖了他的步伐,他一個都不想要。

                              回朝,只因為身中寒毒,不僅要找名醫驅毒,還要靜心修養,這才是他回來真正的原因。

                              昨日在寒潭里破功,寒毒不僅沒有清除半分,反倒更深入到五臟六腑里,再不及時壓制或除去,時日一久,他一身強悍的內力也會被毒化掉,最終成為一個廢人。

                              慕容七七剛才所說的,有條有理也有根有據,似乎真的對寒毒有一定的了解,也知道如何除去。

                              但,萬一這只是她的脫身之計呢?

                              這雖然才是他們兩人的第二次見面,但以剛才在大廳里頭她的表現,楚玄遲深知這絕對不是一個懂得安分為何物的女人。

                              這七公主太狡猾,不得不防。

                              “王爺,我是南慕國的公主,我若是跑了,我們南慕國也會跟著遭殃。”七七知道他在猶豫些什么,她擠出一抹討好的笑意,溫言道:“王爺,我不敢跑的,你放心。”

                              楚玄遲還是不說話,一雙好看的星眸直勾勾盯著她基本上已經沒有太多遮掩的雪背,目光淡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爺……”

                              “你真能為本王驅毒?”忽然,他問。

                              “我可以,只要你愿意聽我的!”她真的可以啊,化毒這種事她自小就開始學,對她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特種部隊時常在外執行任務,原始大森林,蠻荒民族這種地方也會偶爾進入,尤其是一些偏僻之地的小部落,有些還保留著遠古時代流傳下來的制毒煉蠱之類害人不淺的異術,她若是醫術差些,部隊里不知道已經有多少鮮活的生命被害隕落了。

                              驅除寒毒,不過是小事一樁,難不倒她。

                              “王爺,我真的可以,給我個機會證明給你看,好么?”只要救了他,他們倆之間恩怨也能一筆勾銷了,是不是?

                              “好,既然如此,本王就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這話才剛落下,忽然又是“刷”的一聲,皮鞭再次落在慕容七七背上。

                              七七倒吸了一口涼氣,以為他還沒解恨,還要繼續折騰自己,卻不想這次皮鞭落下不是為了抽她,而是直接將她身上最后的一點布料全卷了下來。

                              一瞬間,整個身子變得涼意四起。

                              “王爺!”她用力掙扎,因為他的靠近,頓時又心慌了起來。

                              剛才分明已經說了“好”,她也好不容易感覺不到他的寒氣,可是,他卻把她身上所有衣裳扯光了。

                              這禽獸,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本王做人素來公平。”

                              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只能憑著他說話的語氣猜測他這一刻是喜是怒,但聽著語氣,不像在生氣。

                              忽然,一只因為多年握劍而生出絲絲老繭的大掌落在她光滑的背上,在她被嚇得尖叫之前,他淡言道:“既然你碰了本王,本王,自然要討回來。”

                              “王……嗯……”

                              大概半柱香的時間之后,某男霍地站起,轉身背對著床上的女子,豆大的汗珠自他臉上額上滑落,為他一張俊顏更染開一抹氤氳的美。

                              “如今你的身子本王看過也碰過,若你他日敢背叛,本王一定會將今日之事命人宣揚出去,這輩子,你別想找到好歸屬。”

                              丟下這話,忽然隨手一揚,“啪”的一聲,綁在七七腕間的那條布帶頓時斷成數截,等七七回頭去看他的時候,房內哪里還有他的身影?

                              撿起他臨走時扔下來的那件衣袍,這一刻,竟不知道該覺得好笑還是好氣。

                              剛才還真以為他想欺負她,沒想到竟是打算用這樣的方式來威脅她,這玄王,有時候還真是天真得可愛。

                              他以為她會像他一般那么在意這種事情?被看光摸光有什么?她不是迂腐的古代人,才不會把貞潔看得比性命更重要。

                              必要的時候,為了保命,什么都可以不要……當然,能要是最好的,所以玄王只是看了她碰了她卻沒有毀她清白,這點算得上運氣不錯。

                              背上還是火辣辣的疼,也不知道傷成如何,才剛執起衣袍套在身上,房門忽然又被推開。

                              七七心頭一緊,雖然有幾分緊張,但還是維持著面上的冷靜,盯著門口。

                              當看到進門的是個丫鬟打扮的女子時,才徹底松了一口氣。

                              “姑娘,王爺有命,請姑娘到后山清風池伺候。”那婢女看她時,眼底明顯藏著不屑和怒意,卻只是礙于自己的婢女身份不敢亂說話。

                              七七很輕易能嗅到一種叫做“妒忌”的氣息,由此看來,那個什么清風池,該是玄王爺沐浴更衣的地方。

                              才剛離開這里,就讓她去清風池伺候,玄王究竟想要做什么?

                              等她到了清風池的時候,答案立即浮出了水面,楚玄遲做事果真夠神速,才答應給她機會為他驅毒,前后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便命她開始了。

                              “需要什么,告訴東方溟,他會在最快的時間內替你送來。”靠在池邊的男人雙目緊閉,連看都不曾看他一眼。

                              “有些藥草只怕一時之間湊不齊。”改日再來行不行?她今天真的很累了。

                              自己的背還受著傷,哪來的心情給他醫治?

                              “玄王府里什么藥草沒有?你若再推脫,本王會認為你根本不懂如何為本王驅毒。”星眸微微睜了睜,閑閑瞟了眼站在池邊的女人。

                              “怎么會?”七七立即陪笑道:“外頭那帥哥就是東方溟是吧?我這就跟他交待去。”

                              不懂為他驅毒,她一定會死得很慘!她深信。

                              東方溟就守在洞外,當然里頭兩人的對話他也已經聽得清清楚楚,雖然不認為這個丑女人能有什么作為,只是不知道她究竟耍了什么手段,和王爺在房內待了那么一回,竟把王爺給說服了。

                              但既然連王爺都愿意相信,他也只能姑且相信她。

                              “不知七公主需要什么?”他有禮問道。

                              這么禮貌,總算讓七七心里舒服了些,若她沒記錯,這男子便是剛才在大廳里,因為不愿意出手欺負她而借“人有三急”離開的男人。

                              至少,還勉強算得上是個好人。

                              “找府里的大夫要二十枚銀針,最細最長的那種,骨瓷杯子十二支,牛角一塊……”

                              “這牛角只怕一時半會磨不出來。”他面有難色,關鍵是,這大半夜的,到哪里去找一頭牛把牛角掰下來磨好給她?

                              “玉佩可有?”

                              “有。”東方溟立即從自己腰間取下一塊玉佩,遞到她面前:“這種可否?”

                              七七點了點頭,接過來收到手里,才又抬眼看著他道:“東烏,雛蘭,花魅各三株,七淺草,東烏各四株,嗚哈子,明目紅個五株,以大火熬半個時辰,把藥渣子隔掉,藥汁倒進浴湯里,送到寢房,我和王爺等會回去寢房等著。”

                              “不在這里動手么?”東方溟有點遲疑,來清風池不就是為了找個好地方為王爺醫治么?“這事,可問過王爺?”

                              “我不否認玄王在戰場上確實是個神,但他在醫理上很明顯是個白癡。”清風池這么大,泡在這里頭,得要耗費多少藥材才能湊夠她需要的濃度?

                              那家伙自作聰明以為清風池的溫泉水有療效,她事先又不知道,能阻止么?

                              東方溟淺咳了兩聲,大概已經想明白她的意思,不過,他還是好心提醒道:“七公主最好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辭,那個……王爺的聽力不差。”

                              說罷,舉步離開,再沒有回頭。

                              待慕容七七想明白他話語里頭的意思,灰溜溜回到清風池旁的時候,果真看著俊美的不像凡人的玄王爺正拿一雙要吃人的深邃眸子盯著自己。

                              她抿著唇,低垂頭顱守在一旁,一聲不哼。

                              但她剛才所說的確實是實話,是他自己自作聰明嘛。

                              沉默了片刻,玄王爺終于從池子里跨了上來,一身衣裳依然滴著水珠,舉步從她跟前走過。

                              慕容七七理所當然跟了過去,從背后看著他修長的身影,不得不說真的是一件令人賞心悅目的事情,尤其他一身衣裳濕透了之后貼緊身軀,將他一身強悍的肌理毫無保留地勾勒了出來,這副只應天上有的美景,直看得背后的女子一陣臉紅心跳頭昏眼花。

                              這男人,確實太好看了些。

                              “在外頭候著。”楚玄遲進門后,忽然隨后一揚,房門頓時“碰”的一聲在七七面前被關牢。

                              站在門外,看著兩扇緊閉的房門,她忍了半天,才把因為他的無禮而生出的氣悶壓了下去。

                              記住他是高高在上的王爺,自己在他面前不過是只螻蟻,別說當面甩門這種小事,就是讓她進去伺候他更衣也沒什么大不了。

                              畢竟,她看過他摸過他,他也看了她摸了她……

                              “進來。”忽然,房內穿來某男低低沉沉磁性悅耳的聲音。

                              但這一刻聽在七七耳里,卻如魔音一樣令人厭惡。

                              烏鴉嘴!

                              邪王輕點愛:梟寵醫妃小說
                              邪王輕點愛:梟寵醫妃
                              “如果我沒記錯,昨日到明珠閣游玩的并不僅僅只有我一人,似乎,至少有七八人吧。”慕容七七淡漠的目光掃過站在怡妃身后、正在為她揉捏肩膀的慕容素素,笑道:“似乎六皇姐當時也在場。”
                              广东十一选五 平凉市 | 长子县 | 确山县 | 中牟县 | 浑源县 | 龙海市 | 曲周县 | 陆丰市 | 正镶白旗 | 比如县 | 乌兰察布市 | 文登市 | 福泉市 | 长子县 | 沭阳县 | 临朐县 | 瓮安县 | 神农架林区 | 新龙县 | 芒康县 | 名山县 | 犍为县 | 剑河县 | 荣成市 | 翼城县 | 迁安市 | 尼木县 | 海林市 | 鸡泽县 | 大冶市 | 台湾省 | 郎溪县 | 赤水市 | 武邑县 | 甘洛县 | 乐亭县 | 龙海市 | 蓝山县 | 伊通 | 朝阳市 | 贵溪市 | 泗水县 | 炎陵县 | 平邑县 | 台州市 | 新乡市 | 武宁县 | 新昌县 | 怀仁县 | 南江县 | 阿拉善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