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 >

                              蘇宴清傅子遇全文閱讀

                              蘇宴清傅子遇全文閱讀

                              發表時間:2020-02-27 17:35

                              蘇宴清傅子遇小說叫做《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是春時恰恰歸創作的豪門總裁小說。藏書文學為您提供蘇宴清傅子遇全文閱讀,蘇宴清傅子遇最新章節。蘇宴清為了報仇,對傅子遇委曲求全,被傅子遇誤解,還被傅子遇傷透了心。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
                              更新時間:2020-02-27
                              小編評語:在他心底生了根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精選

                              傅子遇坐在餐桌前,女傭恭敬地打開他面前的餐盤。

                              看了眼餐盤上擺放的牛奶和雞蛋,傅子遇的目光掃過蘇心媛和端端餐盤里的三明治,有些疑惑。

                              “那是蘇小姐做的早餐,她只做了小少爺和她自己的。”女傭恭敬的解釋。

                              傅子遇的胃莫名的不舒服起來,臉色瞬間變黑。

                              蘇宴清不以為意,繼續喂端端吃三明治,看著小家伙很捧場的大口吃著,她莫名覺得滿足。

                              忽然面前的餐盤一空,屬于她的三明治被一只大手搶了過去。

                              蘇宴清疑惑的看向那只大手的主人。

                              “當做你住在我這里的房租。”傅子遇搶奪搶的理直氣壯,“我能吃你做的東西,你應該感到榮幸。”

                              蘇宴清一臉黑線,如果換作其他人說這樣的話,她會毫不猶豫的把餐盤砸過去。

                              可對傅子遇,她不敢。

                              端端吃下最后一口三明治,眼巴巴的看了眼傅子遇手里的,嘴唇動了動。

                              他沒吃飽。

                              “你吃的夠多,小孩子吃太多不好。”傅子遇一本正經的說道,吃三明治的動作不停。

                              他的吃相很好,簡單的三明治,被他吃出了大餐的感覺。

                              “阿姨,你做我媽媽好不好。我不要讓那個阿姨做我媽媽。”端端抬起頭看向蘇宴清,鼓足勇氣說道。

                              他看得出,蘇宴清和蘇心媛看他的眼神不一樣。一個是真心的寵愛,另一個的眼里都是算計,仿佛把他當做商品,努力壓榨出最大的價值。

                              蘇宴清呆住,沒想到端端會說出這樣的話。

                              傅子遇一把丟掉手里吃了一半的三明治,用力的握住她纖細的手腕,不顧女傭和端端詫異的眼神,拖著她走出餐廳。

                              端端搖晃的從椅子上跳下來,正要追上去。

                              “看住小少爺。”傅子遇頭也不回的冷冷發下命令。

                              他的長腿邁步子很大,蘇宴清只能跌跌撞撞的跟著,好幾次差點摔倒。

                              這男人發什么瘋?

                              一路被傅子遇拖著上樓,推開臥室的門,直接把她丟在了臥室的大床上。

                              蘇宴清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掙扎著左至身體,正對上傅子遇的臉。那哪里還是臉,分明是黑色的鍋底。

                              “你對端端說了什么?”傅子遇冷冷的質問。

                              “我沒說……”蘇宴清搖頭否認,她對端端的好是發自真心的,“如果我想勾引你,不用依靠孩子,我沒有那么沒有底線。”

                              她也幾乎放棄了勾引傅子遇的打算。

                              這男人太高高在上,不會看得上她這種女人。

                              傅子遇嘲諷的勾唇,不相信她的話,在他看來,肯用身體勾引他,蘇宴清是沒有底線的。

                              “想要利用端端達到逼我就范的目的,你打錯算盤了。”傅子遇咬牙切齒,她警告過蘇宴清不要打端端的主意。

                              是這女人在找死。

                              大手緊緊地扼住她纖細的脖子,只需要微微用力,就能結束了她的性命。

                              殺掉蘇宴清和殺掉一只螞蟻沒什么區別。

                              砰。

                              砸門聲傳來。

                              “滾。”傅子遇頭也不回的怒吼,手上的力道不減。

                              猛然間,視線觸及到蘇宴清紅腫的臉頰,他微瞇了下眼睛。

                              她臉上的傷是為了保護端端留下的。

                              “爹地,我要阿姨。”

                              端端小小的聲音透過門縫傳來,讓傅子遇眼里殺人的怒意漸漸散去。

                              他站直身體,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冷冷的掃了眼蘇宴清,“你應該知道在端端面前說什么。”

                              傅子遇走過去拉開門,一個小小的身影沖了進來,直接越過他沖到床前,緊張的盯著床上的蘇宴清。

                              端端太小,看不出蘇宴清剛剛經歷了什么。

                              “端端吃飽了沒有?阿姨去幫你吸收,準備去上學。”蘇宴清笑得甜美,不像剛剛從鬼門關走過。

                              “好啊。”端端用力的點頭,小手牽起蘇宴清的手,拉著她朝外走去。

                              傅子遇站在門口,盯著蘇宴清離開的背影,想到剛才差點殺了她,心莫名的空了一下,很突兀的感覺。

                              上午。

                              蘇宴清臉上有傷,傅子遇沒有帶她去集團,端端則被送去上學。只剩下蘇宴清坐在臥室里,看著窗外發呆。

                              以前她用盡一切辦法都不能接近傅子遇,現在住在了他的別墅,蘇宴清卻更加認清,想要勾引傅子遇,幾乎是不可能。

                              她要報仇只會變得更加困難。

                              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震動起來,她拿起手機,是一條微信消息,來自洛清河。

                              洛清河:我在時光咖啡廳等你。

                              時光咖啡廳是以前她和洛清河經常約會的地方,兩個人一個人看書,另一個看她。

                              同學們經常會問他們會不會悶,和洛清河在一起,她怎么會覺得悶呢?

                              那件事之后,蘇宴清再也沒有去過,去了只會勾起美好的回憶,回憶越美好,現實越殘酷。

                              蘇宴清決定赴約,她和洛清河之間該有個了解,拖下去對彼此都不好。

                              戴了口罩,她拿著皮包出門,打了一輛出租車直奔時光咖啡廳。

                              乘電梯到達位于大廈頂層的咖啡廳,蘇宴清一眼看到靠窗位置的洛清河。

                              那是以前他們經常坐的位置。

                              蘇宴清走過去,在洛清河對面坐下,看著對面溫潤的男人,眼睛里多了一絲傷感。

                              以前,她曾經想過要嫁給他。

                              “為什么戴口罩?不想讓我看到你的臉嗎?”洛清河開玩笑,自然的伸出手,在蘇宴清想要躲避之前摘下她臉上的口罩。

                              看到她腫起來的半邊臉頰,洛清河臉上的笑容僵住,“誰動的手?”

                              略一沉吟,他自問自答,“蘇心媛。”

                              蘇宴清沒有否認。

                              服務生走過來,端來兩杯咖啡,是他們曾經最愛的摩卡。

                              五年沒來,服務員還記得他們的口味。

                              “聽說你住在傅子遇家里,是不是真的。”洛清河沉吟著,終究還是問出口,目光希冀的落在蘇宴清的臉上,像是等待判決的犯人。

                              蘇宴清點點頭,“沒錯,我和他住在一起。”

                              讓洛清河死心,他才會放手。

                              雖然猜到是這樣的答案,聽她親口承認,洛清河身體還是一震,“為什么要作踐自己?我說過會幫你報仇。”

                              一開口,他才發現自己的聲音變得沙啞。

                              心口泛起狠狠的疼痛,比五年前得知蘇宴清的遭遇更讓他心疼。

                              蘇宴清被仇恨蒙蔽雙眼,是洛清河最不想看到的。

                              “為什么?呵呵。”蘇宴清輕笑,語氣里滿是自嘲,別人不知道她為什么做這些,洛清河是應該知道,“我的身體本來就不干凈了,如果這樣能報仇,為什么不去做呢?”

                              她眸光暗淡下來,“我就是個骯臟的女人。”

                              “不許你這么說自己。”洛清河心痛的抓住她的手,用力的握住,眼睛里滿是心疼,溫柔的目光緊緊地包裹住她的臉。

                              “我……”蘇宴清掙扎了下,想要掙脫自己的手。

                              洛清河猛然起身,隔著咖啡桌吻上她的唇,把她的話堵在嘴里。

                              他的吻一如他的人,溫柔的讓人感覺不到壓迫。

                              不遠處的電梯門緩緩打開,傅子遇從電梯里走下來,助理韓森亦步亦趨的跟在他身后,會抱著工作:“這一次的項目對方……”

                              忽然感覺周遭的空氣溫度低到谷底,韓森疑惑的抬起頭,順著傅子遇目光的方向看過去,一眼看到窗前吻在一起的男女。

                              韓森無奈的搖頭,現在的年輕人一點都不知道注意,大庭廣眾的就情不自禁。

                              忽然覺得女人的側臉有些眼熟,當看清楚那女人是誰,韓森驚訝得下巴差點掉下來。

                              緩緩的抬頭,看著一句話也不說的站在那里的大boss。

                              他的臉色怎么會這么難看?

                              難道是……

                              意識到自己在想什么,韓森立刻搖搖頭,否定自己的猜測。

                              總裁對女人沒興趣,甚至是有人安排絕色的美女,總裁都不多看一眼。

                              如果不是有小少爺的存在,韓森幾乎會覺得自家老板喜歡男人……

                              這樣的吻讓蘇宴清分外難堪,兩只手按在他壓過來的胸膛上,一把推開。

                              “洛清河……”蘇宴清憤怒的叫了聲,眼角的余光觸及到電梯門口的男人,她瞬間止住聲音。

                              胡亂的擦了下嘴,蘇宴清拿起皮包頭也不回的朝傅子遇跑去。

                              看著蘇宴清跑開的背影,洛清河下意識地要追上去,當看到她是在向傅子遇跑過去,洛清河的腳步生生的頓住。

                              他目光泛起冷意,清楚傅子遇是什么樣的人,更知道傅子遇和蘇心媛的關系。

                              蘇宴清選擇的報仇方式,簡直是在玩火,隨時會把她自己燒的體無完膚。

                              傅子遇站在那里,一臉的云淡風輕。

                              “總裁,你怎么會在這里?”蘇宴清輿情平靜的問道,仿佛剛才什么都沒有發生。

                              傅子遇沉默,收回視線看向她,她的唇微微的腫起來,上面似乎還殘留著屬于洛清河的味道。

                              站在一旁的韓森有些尷尬,“總裁和人約在這里……”

                              “多嘴。”傅子遇看向韓森,一雙黑眸里染上怒意。

                              韓森立刻閉嘴,乖乖的后退一步,不敢再多嘴。

                              蘇宴清暗了暗腦袋,也真的太巧了,她和傅子遇竟然會在這里遇到,偏偏還被他看到洛清河強吻她。

                              洛清河站在原地,望著蘇宴清懊惱的面對傅子遇,那樣的表情就像是被男朋友抓包的女人。他想要走過去,雙腿卻有千斤重。

                              “那是你的……男人?”傅子遇挑眉,話是對蘇宴清說的,一雙眼睛卻看向洛清河。

                              男人?

                              嗯。

                              蘇宴清不笨,聽懂了他話里的意思,搖了搖頭,糾正的說道:“洛清河,是我的前男友。”

                              傅子遇在蘇宴清的資料上看到過關于她和洛清河關系的介紹,目前為止蘇宴清對外公開的唯一男朋友。

                              “你的男人之一?”

                              這一次,傅子遇的話說的更明白。

                              “是。”蘇宴清薄唇緊抿,知道傅子遇真的相信她私生活混亂的說法,索性不再去解釋什么,反正沒什么區別。

                              她不在想著勾引傅子遇,他對她有什么看法,都不重要了。

                              “一個不入流的家族少爺,你眼光還真差。”傅子遇嘲諷的一笑,不再浪費時間,轉身朝電梯走去。

                              韓森愣了下,客戶還在咖啡廳的包廂里等待,總裁就這這么走了?

                              他想要阻攔,看著傅子遇薄唇緊抿成一條線,黑眸深處隱隱的泛著怒意,像是一顆定時炸彈,隨時都要爆發。

                              韓森聰明的沒說話。

                              蘇宴清想了想,抬腳跟了上去,從頭到尾,都沒再看洛清河一眼,似乎把他當成了空氣。

                              看著電梯門緩緩關閉,洛清河的臉色一點點灰敗下去。

                              從中學第一眼看到蘇宴清,他就被清純聰明的女孩兒吸引,青春期的心第一次被觸動。

                              這么多年來,他唯一愛過的也只有蘇宴清。甚至知道她的遭遇之后,都沒有片刻的動搖。

                              為什么到如今會變成這樣?

                              他真的要失去她了嗎?洛清河不甘心……

                              走出大廈,傅子遇上了停在門口的邁巴赫,冷冷的注視著前面,不看洛清河一眼。

                              蘇宴清察覺到他的怒意,嘴唇動了動,不明白這男人有什么好生氣。

                              她摸了摸鼻子,麻溜的跟著他爬上了車,在傅子遇身邊坐下。

                              “你還要跟著我回別墅?”傅子遇看了她一眼,不帶一絲情緒的問道。

                              蘇宴清有些尷尬,又不好直接推開門下車,“呵呵,我還沒有和端端說再見……”

                              傅子遇冷哼,這女人心里的想法他看得出來,覺得端端喜歡她,就可以利用這一點,慢慢達到接近他傅子遇的女人。

                              有心機的女人,可惜太自不量力。

                              坐在駕駛座的韓森透過后視鏡看了傅子遇一眼,見他沒有趕蘇宴清下車的意思,發動汽車離開。

                              回到別墅,蘇宴清一走進客廳,就看到段坐在沙發上的端端。端端穿著一身小西裝,配上那一張和傅子遇很相似的臉,簡直活脫脫的是一個小號傅子遇。

                              他面無表情的坐在沙發上,莫名的給人一種陰郁的感覺。

                              “阿姨,你終于回來了。”端端見到她和傅子遇一起回來,小小的唇揚了下,笑的很是明媚。

                              從沙發上跳下來,端端跑到蘇宴清面前,抓了抓她的裙子,不給她說話的機會,眼巴巴說道:“阿姨,我想喝果汁。”

                              他用這樣的眼神望過來,即使是要天生的星星,蘇宴清也會想辦法摘下來一顆。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小說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是春時恰恰歸創作的現代言情小說,小說主角是蘇宴清傅子遇。藏書文學為您提供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蘇宴清傅子遇小說全文在線閱讀by春時恰恰歸。傅子遇認為蘇宴清是一個低賤的女人,所以厭棄她,羞辱她。當真相揭開,傅子遇后悔痛哭。
                              广东十一选五 溧水县 | 祁东县 | 伊宁市 | 乐东 | 太和县 | 庄浪县 | 阿巴嘎旗 | 安国市 | 万州区 | 子长县 | 凉山 | 刚察县 | 镇沅 | 天气 | 鞍山市 | 平遥县 | 乌苏市 | 西畴县 | 禹州市 | 新建县 | 塘沽区 | 银川市 | 东平县 | 宁武县 | 龙州县 | 五寨县 | 宜昌市 | 昆山市 | 宣威市 | 邯郸县 | 苍梧县 | 金湖县 | 石门县 | 蒲城县 | 兴和县 | 石首市 | 北流市 | 犍为县 | 澄城县 | 怀来县 | 洛阳市 | 应城市 | 驻马店市 | 开封市 | 栖霞市 | 嘉荫县 | 呼图壁县 | 小金县 | 康平县 | 远安县 | 志丹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