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 >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全文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全文

                              發表時間:2020-02-27 17:35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講述了蘇宴清傅子遇的故事,該小說是春時恰恰歸鼎力創作的豪門虐戀小說。藏書文學為您提供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全文閱讀,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最新章節。蘇宴清努力的討好傅子遇,卻被傅子遇一次狠狠的傷害,最終傷心離開。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
                              更新時間:2020-02-27
                              小編評語:在他心底生了根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精選

                              傅子遇將她拉到身邊,讓她半蹲下來,修長的手指挑起她長長的頭發,“如果你不答應做我的女人,我讓你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報仇,甚至沒有辦法活下去。”

                              逼她一個小女人就范,傅子遇有很多手段。

                              “女人?UI做你的情人吧?”蘇宴清糾正他的說法。

                              從一開始,傅子遇就說過會和端端的親生母親結婚,擺明不可能和其他女人有結果。

                              “能做我傅子遇的情人,不知道多少女人求之不得。”傅子遇不滿她不屑的表情,大掌霸道的勾住她的后腦,讓她的臉主動湊到自己面前,“告訴我你的決定。”

                              恩威并施,才能讓她別無選擇的答應。

                              一般話說到這里,對方就應該知道做出什么樣的選擇。

                              “傅少,你弄死我好了。”蘇宴清緩緩的閉上眼,做好了赴死的準備。

                              她做傅子遇的情人,蘇心媛成為傅子遇的妻子,那她一輩子都沒有報仇的機會,不如死了算了。

                              “你……”傅子遇無語。

                              一腳踹翻一旁的椅子,怒火籠罩在心頭發泄不出來。

                              這些年,不知道多少女人主動爬上他的床,傅子遇都沒有多看一眼。對那些女人來說,他的一個眼神,都足以讓對方興奮幾天。

                              從來沒有哪個女人需要他親自去談。

                              蘇宴清竟然敢拒絕做他的情人,這女人瘋了嗎?

                              咚咚……

                              恭敬地敲門聲從外面響起。

                              “滾進來。”傅子遇不耐煩的應了聲。

                              韓森推門而入,看到臥室里的兩個人,有些愣住。

                              傅子遇和蘇宴清靠的很近,兩個人的身體幾乎貼在一起,最讓他驚訝的是似乎是自家總裁主動。總裁主動靠近一個女人,這是他從來沒見過的。

                              看了眼手里的契約,他隱約明白了什么。

                              “滾過來。”傅子遇沒好氣的道。

                              韓森抬腳走了過去,停在傅子遇的身邊,把手里的文件遞了過去,“總裁,契約擬好了,請過目。”

                              “給她。”傅子遇沒看一眼,不耐煩的指了指蘇宴清。

                              契約?

                              那是什么?

                              蘇宴清疑惑的看向韓森,沒在他的臉上看出任何端倪,拿過文件掃了一眼,立刻愕然的瞪大眼睛,那是包養契約。

                              甲方是傅子遇,乙方是她。

                              在包養期間,她必須完全的做好一個女人該做的一切,包括給他帶孩子和陪他……上……床。

                              而他需要履行的義務只有一條,不阻止她報仇,僅此而已。

                              “這不公平。”蘇宴清咬牙瞪著傅子遇。

                              “公平?在我面前,你有什么資格談公平?簽不簽……或者你真的想死。”傅子遇冷哼,不允許她一再拒絕。

                              她一再的拒絕,是對他自尊心最大的傷害。

                              該死的。

                              一個有過很多男人的女人,憑什么拒絕他,難道在她的心里,傅子遇比不上那些男人?

                              這女人一定是眼睛瞎了。

                              “只要我簽下契約,你真的不阻止我報仇?”蘇宴清又看了一眼手里的契約,如果傅子遇答應不幫蘇家,至少她報仇又容易了些。

                              傅子遇挑眉,帥氣的點了下頭,“那是你們的事情,我不參與,絕對不會幫蘇家,但也不會幫你。”

                              他提醒蘇宴清不要得寸進尺。

                              女人有過很多男人,一定是貪得無厭。

                              “我簽。”蘇宴清點點頭,眼里一片決然。

                              簽下契約,她就是把自己賣了。不簽,她到死都沒辦法報仇。

                              韓森驚訝得下巴都要掉下來了,似乎蘇宴清并不想成為傅子遇的女人,是自家總裁在步步緊逼。

                              這世界怎么了?

                              “愣著做什么,把筆給她。”傅子遇一腳踹了過來,不滿韓森在這時候發呆。

                              “是。”韓森恭敬的低了低頭,從口袋里拿出筆遞給蘇宴清。

                              蘇宴清站在那里,用手支撐著手里的文件,緩慢笨拙的簽上自己的名字,每一筆都代表著她失去了自由。

                              傅子遇微微仰頭,凝視著她緊抿著的唇瓣,她的唇形很美,是很適合接吻的類型。看著看著,竟然把她摟在懷里,狠狠的吻下去。

                              “簽好了就去給我做飯。”傅子遇一把搶過她簽好字的文件,隨手甩給韓森,理直氣壯的說:“我餓了。”

                              蘇宴清身體還很虛弱,實在沒什么力氣去下廚。

                              剛被他吃過,又要做飯給他吃。

                              “不是有女傭嗎?他們的廚藝比我好太多。”蘇宴清覺得傅子遇是在故意整她,卻又沒證據。

                              “我就是要吃你做的反,做不做?”傅子遇大手緊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在他的大掌下顯得很小,被緊緊地包裹。

                              他掃了一眼蘇宴清身后的床,吐出露骨的話,“不做的話,我不介意在床上,和你做點兒別的事情。”

                              他這話,把男人心底的流氓本質暴露無遺。

                              饒是為了報仇放下一切的蘇宴清,聽到這話也瞬間臉紅。

                              韓森還在呢,這男人胡說什么?

                              他不要臉,她還要。

                              蘇宴清沒力氣和他爭辯,只能妥協,抬腳朝門口走去。

                              傅子遇讓開路來,盯著她離開的背影,在她走到門邊的時候,忽然想到什么的說道:“記住,做我傅子遇的女人,能和其他男人糾纏不清,我不喜歡和別人分享一件東西。”

                              蘇宴清只覺得難堪,在他看來,她只是一個東西,一個物件,用過了就可以拋棄。

                              傅子遇把她的尊嚴踩在腳底,用力的碾碎。

                              她很后悔,為什么當初要招惹這個男人。似乎傅子遇比蘇家那些人更難對付,她不會為了報仇陷入深深的陷阱之中吧?

                              “我知道。”蘇宴清輕點下巴,頭也不回的離開。

                              韓森呆呆的站在那里,今天的所見完全超出他的認知。

                              自家總裁不是對女人毫無興趣,而是以前沒有遇到讓他感興趣的女人。到目前為止,總裁也只看上了蘇宴清?

                              可是,蘇宴清雖然長得還算漂亮,但那些不怎么清白的過去,實在不配做傅子遇的女人,她怎么就入了總裁的眼?

                              “總裁,你真的打算要蘇宴清做你的女人,她和蘇心媛……”雖然知道身為總裁助理,有些話不是他該說的,韓森還是忍不住開口。

                              他只為總裁著想。

                              “我的事情要你管,管好你自己改做的事。”傅子遇沒好氣的說道。

                              如果不是這女人的身體勾起了他身體里深埋的渴望,傅子遇不用費盡心機的讓她簽什么契約。

                              說起來,都是江城的錯,是他被下了藥,才會……

                              “江城投資了一部新電影,你去封殺了。”傅子遇高高在上的發下命令,起身朝外走去。

                              韓森揉了揉腦袋,江城是總裁最好的兄弟之一,怎么突然想起封殺他的電影了?

                              他越來越看不懂自家總裁了……

                              手機忽然震動了下,韓森拿起手機,有新聞消息推送進來:江城娛樂公司宣布已經完成拍攝的電影無限期推遲上映時間……

                              江城自我封殺了。

                              蘇宴清走進客廳,只見端端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到她從樓上下來,端端立刻低下頭去,假裝擺弄手里的電動玩具。

                              蘇宴清走過去,看了眼旁邊的幾個女傭,想了想說道:“能不能請你們先離開下。”

                              有些事,她不想讓女傭們聽到。

                              “是,蘇小姐。”別墅里的女傭沒有傻得,都是人精,在她被傅子遇抱上樓的那一刻起,這些女傭知道在傅子遇那里,蘇宴清和其他女人是不同的。

                              因此,對她的態度越發恭敬起來。

                              客廳里只剩下坐在沙發上的端端,和站在一旁緊緊盯著他的蘇宴清。

                              “果汁里的藥是你放進去的,對嗎?”蘇宴清淡淡的開口,不想嚇到這孩子。

                              “阿姨,我錯了。”端端委屈的說道。

                              沒有親生母親的陪伴,讓他很是敏感,從傅子遇的質問到蘇宴清的詢問,讓端端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看著他微微泛紅的眼圈,蘇宴清說不出斥責的話,抬起手安撫的摸了摸他的腦袋,問道:“那些藥你是從哪里弄到的。”

                              他只是一個小孩子,不可能接觸到那些東西,一定是有人在幫他。

                              “江城叔叔給我的。”端端不敢隱瞞,實話實說。

                              蘇宴清站直身體,腦海里浮現出娛樂八卦雜志上經常出現的那個男人,暗暗記下了這個名字。

                              一只小手緊緊地攥住她裙子的下擺,端端眼巴巴地望著她。

                              被他用這樣的眼神盯著,蘇宴清哪里還能生得起氣。

                              “想吃什么,阿姨去給你做。”蘇宴清勾唇說道。

                              端端立刻笑了起來,知道阿姨真的不生氣了。

                              走進廚房,蘇宴清忙碌起來。

                              她會做的都是一些家常菜,也不知道傅子遇會不會喜歡。

                              不對,他不喜歡才好,以后就不用再被傅子遇逼迫著下廚了。

                              蘇宴清把油鍋燒熱,將蝦扔進去……

                              手機振動起來,她一只手舉著托盤,另一只手拿起手機,是蘇心媛發來的短信。

                              蘇心媛:明天是爸爸的五十大壽,不管怎么說你也是她的女兒,是不是應該回來給她祝壽。

                              蘇宴清愣了下,這幾年蘇江海過生日,都沒人通知過她。在蘇家,她已經成為陌生人。

                              這一次蘇心媛給她發來短信是什么意思?

                              邀請她回去參加生日晚宴,還把她當做一家人。

                              蘇宴清不蠢,知道事情不會那么簡單。

                              以前,媽媽在世的時候,每一次蘇江海過生日,一家人都會一起慶祝。

                              那時候一家三口有多開心,現在她就有多孤獨。

                              想到媽媽,蘇宴清有些出神,手下意識地抓起一直蝦,朝鍋里放去。

                              腰上忽然一緊,一只大手用力的握住她,將她朝后拽去。

                              蘇宴清跌入男人的懷抱之中,徹底回過神來。

                              她回過頭,愕然的看向傅子遇,大腦有些空白,話不經過大腦脫口而出,“你做什么,發什么神經?”

                              話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傅子遇的臉色沉了沉,“我是不想看到你毀了這一鍋蝦。”他沒好氣的說道:“你剛才是想把手放進油鍋里炸了給我吃?”

                              蘇宴清怔住,看了看手里的蝦,剛才她似乎是抓著蝦直接往鍋里放去。

                              如果不是傅子遇出手,她的手已經伸進油鍋里去了。

                              傅子遇拿過她手里的手機,低眸看了眼,“我以為是什么事讓你出神,明天我回去參加蘇江海的生日舞會,你陪我一起去。”

                              “你也……”蘇宴清疑惑,隨即反應過來。

                              傅子遇是蘇江海的未來女婿,和蘇心媛連孩子都有了,自然會被邀請去參加蘇江海的生日舞會。

                              說到底,傅子遇和蘇家的人才是一家人。

                              “我不去了。”蘇宴清搖搖頭。

                              誰知道蘇心媛通知她,是不是有什么陰謀。

                              “口口聲聲說要報仇,連去蘇家的膽子都沒有,我勸你還是放棄報仇的打算吧。”傅子遇冷哼,伸手拿起炸好的蝦,直接放進嘴里,“膽小鬼。”

                              偷吃的動作,被他演繹的帥氣十足。

                              “去就去,我不是膽小鬼。”蘇宴清微微仰著下巴,不服氣的說道。

                              對上傅子遇狐貍一樣的目光,蘇宴清意識到,傅子遇是故意激怒她。

                              和傅子遇斗,她簡直沒有勝算,這男人智商太高。

                              想到這里,蘇宴清有些慶幸,幸好她的仇人不是傅子遇,不然她只能放棄報仇的打算。

                              她收回目光,穩定了下心神,勾了勾唇,“只要傅少不擔心我會說出不該說的話,比如……暴露我們不正當的男女關系,讓你在未來岳父面前抬不起頭來,我不介意和你一起去。”

                              在傅子遇面前,他總要扳回一局。

                              “威脅我?”

                              傅子遇豈會聽不出她話里的意思,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強迫她和自己對視,“如果你不怕我在蘇家那些人和賓客們面前要了你,你盡管隨便說。”

                              蘇宴清差點把舌頭咬下來,怎么也沒想到冷漠如傅子遇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果然,不怕男人耍流氓,就怕有錢的男人耍流氓。

                              這男人無敵了。

                              “傅少,您多慮了。”她搖晃了一下腦袋,把下巴從他的手里掙脫出來,轉身繼續做菜,“您不要臉,我還要臉。”

                              傅子遇大手握住她的肩膀,把她轉了個圈兒,欺身而上的壓住她,薄唇霸道的吻上她柔軟的唇,用力地吮吻。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小說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
                              《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是春時恰恰歸創作的現代言情小說,小說主角是蘇宴清傅子遇。藏書文學為您提供萌寶甜妻豪門第一寵婚蘇宴清傅子遇小說全文在線閱讀by春時恰恰歸。傅子遇認為蘇宴清是一個低賤的女人,所以厭棄她,羞辱她。當真相揭開,傅子遇后悔痛哭。
                              广东十一选五 丰都县 | 通城县 | 疏勒县 | 正蓝旗 | 凤冈县 | 株洲县 | 黑龙江省 | 湘西 | 齐齐哈尔市 | 伽师县 | 桓台县 | 左贡县 | 图片 | 海安县 | 沁阳市 | 龙里县 | 砚山县 | 临猗县 | 锡林郭勒盟 | 黄浦区 | 穆棱市 | 长岭县 | 遂平县 | 偃师市 | 衡阳县 | 无锡市 | 长武县 | 湘乡市 | 延庆县 | 永宁县 | 民权县 | 塔城市 | 蒙山县 | 土默特左旗 | 柳江县 | 广灵县 | 龙门县 | 和政县 | 万载县 | 田林县 | 龙里县 | 祥云县 | 称多县 | 柯坪县 | 西乌 | 盐池县 | 吉木乃县 | 甘泉县 | 安乡县 | 吴桥县 | 清远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