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言 >

                              我靠碰瓷當皇后全文閱讀

                              我靠碰瓷當皇后全文閱讀

                              發表時間:2020-02-27 17:43

                              《我靠碰瓷當皇后》講述了楚洛笙蕭從墨的故事,該小說是七月不是豬鼎力創作的穿越小說。藏書文學為您提供我靠碰瓷當皇后全文閱讀,我靠碰瓷當皇后最新章節。堂堂末世毒師楚洛笙穿越到瑞安國楚尚書嫡女身上,與瑞安國皇上蕭從墨相識于一場意外的碰瓷,并開啟了當上皇后的人生。

                              我靠碰瓷當皇后
                              我靠碰瓷當皇后
                              更新時間:2020-02-27
                              小編評語:我靠碰瓷當皇后文筆活潑,情節跌宕起伏,是值得一看的穿越小說。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我靠碰瓷當皇后》精選

                              楚洛笙聽了都想笑,這些都是她費了心思才得來的,想打她東西的主意?門兒都沒有。

                              “爹爹,母親,不是女兒不愿將賞賜拿出來,而是不能拿啊。”

                              楚洛笙眉頭深鎖,仿佛有什么難以言表的苦衷。

                              楚靈月譏諷,“什么不能拿,分明就是你想自己一個人獨吞。”

                              獨吞?麻煩搞搞清楚,這些東西明明就是她的好嘛。

                              懶得理會楚靈月,楚洛笙繼續說道,“皇上明面上說是賞賜,實際是讓女兒研制解藥,若是晚了沒有交上去,指不定皇上會怪罪下來呢。”

                              皇上讓她研制解藥?

                              楚文翰驚得后背一涼,原來是皇上的東西,他剛才竟想還想不要命的占為已有。

                              “既然是皇上的賞賜,為父覺得這些東西還是你自己處理吧,夫人意下如何?”態度立馬來了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

                              楚文翰都主動退讓,宋氏自然也不敢再奢望,只能順著他的話。

                              “老爺所言極是,臣妾也覺得還是大小姐處理方才妥當。”

                              看著他們兩人嘴上說不要,但眼睛里又不舍的模樣,楚洛笙強忍著臉上的笑意說道,“那女兒就謝過爹爹,謝過母親啦。”

                              “來人,把東西全部搬到南苑。”

                              楚洛笙一聲令下,宋氏等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東西被抬走。

                              一個鐘后,楚洛笙的房間被塞得滿滿當當,連院子里也堆滿大大小小的箱子。

                              看著滿地的金銀珠寶,迎春臉上卻泛起愁容。

                              “小姐,皇上賞賜這么多東西給您,萬一您沒有制出解藥,皇上會不會怪罪您呀?”

                              “不會,那是我瞎編的。”

                              “編的?那老爺和夫人……”迎春瞪大眼睛,“您是故意騙他們的?”

                              楚洛笙嘿嘿咧嘴一笑,“聰明!”

                              迎春目瞪口呆,她家小姐說起慌來,可真是臉不紅氣不喘的呢。

                              另一邊,吳公公從楚府回來后直奔御書房,把今天在楚府發生的事情一字不漏的稟告給蕭從墨。

                              聽到楚洛笙不肯接受封號的時候,蕭從墨依舊奮筆疾書,眼皮抬都沒抬一下。

                              見他沒有一點怒意,吳公公壯著膽子問道,“皇上,楚姑娘抗旨,您都不生氣嗎?”

                              聞言,男人筆下一怔。

                              是啊,很早便猜到她會抗旨,可他也從來沒有想過要懲罰,這是為何?

                              思索之際抬眸,見吳公公正一臉八卦的樣子,男子微微皺眉。

                              端起參茶,他冷然開口,“朕為何要同一個女子生氣?”

                              “這……”

                              吳公公啞然。

                              “行了,楚姑娘醫術高超,若是能為我所用,也是天下蒼生的福氣,明日繼續去宣旨,她要是再拒,你就隔日再去,一直到她接旨為止,朕乏了,剩還有什么事明日再說。”

                              一襲金色從眼角一晃而過,等吳公公反應過來的時候,龍案前哪里還有蕭從墨的影子。

                              吳公公邁趕緊起身,在后面喊道,“皇上您等等奴才,嫻妃剛派人給您送了蓮子湯,您可要去玉安宮看看?”

                              回答他的只有一個瀟灑而堅毅的背影。

                              而很快,那摸明黃色的身影在墻角消失不見。

                              “哎喲,我的皇上,您這常年不塌后宮一步,奴才可怎么向太后交代喲。”

                              吳公公愁眉苦臉的站在長廊處,嘴里碎碎念叨,手上還捧著一碗溫熱的桂圓蓮子湯。

                              蕭從墨剛踏進寢宮,一眼便看到桌上長著嫩芽的盆栽。

                              腦海里忽然浮現出女子有著酒窩的笑臉,想起換藥材時她雞賊的模樣,男人嘴里呢喃道,“楚洛笙,朕倒要看看,究竟是你魔高一尺,還是朕道高一丈。”

                              ……

                              接下來的幾天,吳公公每日都往楚府跑,但結局永遠一樣,人楚姑娘壓根兒就沒把皇上放眼里,說不接旨就不接旨。

                              吳公公覺得納悶,這楚姑娘像是有魔力一樣,雖然天天拒絕接旨,他卻對楚姑娘一點兒也討厭不起來,甚至經常被逗得哈哈大笑,每日去楚府成了他最期待的事情。

                              這天,楚洛笙躺在新搭的葡萄架下乘涼,眼睛時不時的瞄向門邊。

                              迎春見她心不在焉的,笑道,“小姐,奴婢見您一直往門邊看,是在看些什么呢?”

                              扔掉手中的葡萄皮,確定門邊沒人通報,楚洛笙郁悶道,“這都快午時了,吳公公怎么還不來,他可是答應今天給我帶冰糖葫蘆呢。”

                              “小姐,您說您這天天不接旨,就不怕惹皇上生氣嗎?”迎春瞪著呆萌的大眼睛問。

                              楚洛笙搖頭,以一副你很傻很天真的樣子看著迎春,“你不懂,這男人啊都是驢,倔得很,你越是不遂他的意,他越是想要征服你,你看你小姐我,天天抗旨,這吳公公還不是照樣來報道嗎,而我就拖著他,一直拖,等時機成熟的時候,提出要求,保證一提一個準兒,這就叫放長線釣大魚,懂不?”

                              迎春被她這番頭頭是道的話繞得暈頭轉向,歪著腦袋想了很久,她才恍然大悟。

                              “小姐,您是想先拖著皇上,然后提要求?”

                              楚洛笙滿意的賞了她一個腦門蹦兒,“不虧是本小姐的人,聰明!”

                              話音剛落,門外響起一道細長且尖銳的聲音。

                              “圣旨到……”

                              吳公公話剛出口,就被無情的打斷。

                              “好了好了,不用念了,這圣旨我倒著都會背,你答應給我帶的冰糖葫蘆呢?”

                              得,這話一出口,他就知道今天這圣旨又被拒了。

                              公然不把皇上放眼里的,普天之下,除了這楚姑娘估計也沒誰了吧。

                              從衣袖中扯出一串包裹好的糖葫蘆,“吶,奴才答應您的,自然是不會忘記。”

                              楚洛笙滿眼冒紅心的接過冰糖葫蘆,完全不顧及自己大家閨秀的形象,一邊吃一邊還不忘稱贊,“這御膳房的大廚就是不一樣,連冰糖葫蘆都做得這么好吃。”

                              見她吃得滿嘴油膩,吳公公站在一旁哭笑不得。

                              等她吃得差不多,吳公公才開口問道,“楚姑娘,這樣看的話,這旨您還是不接?”

                              “不,今天的旨,本小姐接了,不過……”

                              楚洛笙一臉壞笑湊到吳公公耳邊,嘰里咕嚕不知說了什么,只見吳公公臉色大變!

                              我靠碰瓷當皇后小說
                              我靠碰瓷當皇后
                              “你說這丫頭死了我心里怎么這么慌呢,她好歹也是尚書府嫡女呀。”
                              广东十一选五 徐汇区 | 永靖县 | 汤阴县 | 昌乐县 | 乡宁县 | 天水市 | 荥经县 | 林口县 | 息烽县 | 隆尧县 | 金溪县 | 五指山市 | 临高县 | 辽阳市 | 武冈市 | 贞丰县 | 开江县 | 通海县 | 襄城县 | 增城市 | 韶山市 | 崇明县 | 江源县 | 子长县 | 大英县 | 瑞金市 | 涿鹿县 | 阜城县 | 周至县 | 洛阳市 | 昌平区 | 锦屏县 | 陈巴尔虎旗 | 三穗县 | 岫岩 | 五河县 | 丹江口市 | 林甸县 | 仪征市 | 内黄县 | 日照市 | 鹤庆县 | 思南县 | 望谟县 | 衡阳市 | 兰溪市 | 视频 | 皮山县 | 左贡县 | 濮阳市 | 陇西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