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 >

                              白汐汐盛時年全文閱讀

                              白汐汐盛時年全文閱讀

                              發表時間:2020-02-27 17:53

                              白汐汐盛時年小說叫做《萌妻難招架》,是喻大小姐創作的現代言情小說。藏書文學為您提供白汐汐盛時年全文閱讀,白汐汐盛時年最新章節。白汐汐自以為半年之期到了,就能夠擺脫盛時年的魔爪了,卻不知道,她長得夠美了,就不應該想得太美。

                              萌妻難招架
                              萌妻難招架
                              更新時間:2020-02-27
                              小編評語:他也有過不去的情劫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萌妻難招架》精選

                              他逆著光,身姿修長挺拔,面容精致冷硬。

                              從下望上去的角度,他的氣場顯得愈發強盛壓迫。

                              白汐汐其實,昨晚一走出房間,就后悔了。

                              是她自己招惹上門,然后同意做他半年的女人,結果矯情成那樣。

                              不論換作哪個男人,都會發火。

                              而盛時年高高在上的,更是手段殘忍,要是他發怒牽連白家,就完了。

                              當時她就想倒退回去,可私部傳來的疼,讓她顫抖、害怕,最后就待在這里睡著了

                              現在看到他,白汐汐連忙站起身想要解釋,小腿卻一陣酸麻,“啊!”的一聲,差點就摔了下去。

                              盛時年本能反應的伸出長臂,扣住她的腰,將她往懷里一帶。

                              觸及到的冰涼,讓他擰了擰眉。

                              白汐汐意外的瞪大了眼睛,他竟然會救她……

                              看著他冷硬立體的臉,她好半響才回過神,小嘴抿開:

                              “謝、謝謝。那個昨晚的事情,對不起。

                              我只、只是因為前晚很害怕緊張,再加上……很疼,才那樣的。”

                              盛時年摟著她,倒是沒想到她待在門口睡一晚,就是為了跟他道歉。

                              望著她的小臉兒,昨晚的煩躁莫名得到了安放:

                              “這么說,該怪我技術不行,太粗暴了?嗯?”

                              上揚的尾音,帶著愛昧的詢問。

                              白汐汐就在他懷里,聞著他好聞獨特的清冽氣息,她心尖兒一緊,紅著臉搖頭:

                              “不是,我沒有那個意思。”

                              雖然好像可能……是那個原因,但她是縱然不敢說的。

                              盛時年看著她精致發紅的小臉,竟覺得有幾分可愛。

                              不過她原本粉潤的唇一片干澀發白,身子也涼的像從冰庫里走出來。

                              “蠢女人。”他低罵一聲,一抱將她抱起,轉身走回房間。

                              把她放躺在床上,他拿過空調遙控器,調好合適的溫度。

                              整個動作,行云流水,優雅利落。

                              白汐汐待在被窩里,看著盛時年的一系列動作,驚訝又觸動。

                              從家里破產后,除了南宸澤,就沒有人再關心她了。

                              而她還惹他生氣,他怎么還……

                              盛時年卻是高冷的沒當回事,轉眸看了眼白汐汐,不冷不淡開口:

                              “你睡一覺再離開。”

                              這下,白汐汐是確定,他在關心她了。

                              也不知是不是出于感動內疚,看著他的背影,她突然開口叫道:

                              “盛先生,我今晚會好好準備的。”

                              盛時年走到門邊的步伐僵了一瞬,隨即恢復自然:

                              “你只要不哭,別夾那么緊,我就滿意了。”

                              丟下這句讓人面紅耳赤的話,他踩著清輝走了出去。

                              白汐汐臉紅成豬肝色,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他怎么可以說的這么污?

                              他還是那個禁欲高貴的盛時年嗎?

                              好后悔,為什么要說那個話……

                              白汐汐羞著羞著,還是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間,房間里響起窸窸窣窣的聲音。

                              由于這是盛時年的房間,她警惕的很快醒過來,掀開被子起床走出去。

                              客廳里,蘇南正在整理幾個袋子,見到白汐汐,他恭敬的打招呼:

                              “白小姐,你醒了。這是總裁吩咐我為你準備的,你看看合不合身,不合的話我再去換。”

                              原來是蘇秘書,白汐汐禮貌的點了點頭,邁步走過去。

                              桌子上,幾個袋子精致,里面裝的是奢侈品牌的衣服、褲子、鞋子,甚至連底衣都有。

                              第一次被別人買貼身衣物,白汐汐小臉兒一紅,隨便看了看尺碼,說:

                              “都能穿,謝謝蘇秘書了。”

                              “不用謝,那我先去工作了。”蘇南禮貌的退下。

                              諾大的房間,只剩下白汐汐一人。

                              看著幾個袋子,她莫名的有種罪惡感。

                              她昨晚那么不配合,盛時年還吩咐秘書給她準備這些,似乎,他也沒有傳說中的那么冷血。

                              不過,伴君如伴虎,她今晚還是努力,盡量不要再招惹他吧。

                              至少……‘只要你不哭,別夾那么緊’

                              想到男人低啞的話語,白汐汐臉紅發燙,害羞的穿上衣服快速離開。

                              接下來的一天,她都在想方設法的做準備工作。

                              到下午,三個方案出爐。

                              第一:喝醉酒。

                              第二:買情藥。

                              第三:用晴趣用品。

                              白汐汐首先排除了第一個,盛時年有很嚴重的潔癖,肯定很厭惡醉醺醺的女人。

                              而第三個,也得排除,畢竟那種時候,根本沒時間抹這個涂那個。

                              最后,剩下的就是第二個-藥。

                              白汐汐讀大學的時候,被人下過一次,那次害得她差點兒失身,還導致她沒能跟暗戀的人告白。

                              打從心底里,她是厭惡的。

                              可想到前晚的痛苦,她別無選擇。

                              要想這半年的時間過的安穩點,就得討好盛時年。

                              走出公司,白汐汐在街上逛了一會兒,瞧見一家城人用品店,她偷偷摸摸的溜了進去。

                              出來的時候,臉已經紅成了番茄。

                              出于昨晚的遲到,她招了輛出租車,打算提前過去。

                              “叮咚叮……”然而剛坐上車,手機鈴聲突兀的響起。

                              看到是盛爺爺的來電,白汐汐不敢怠慢,連忙接聽。

                              “汐汐啊,你下班了嗎?”電話里,傳來老人和藹的聲音。

                              白汐汐點頭:“嗯,剛下。”

                              “那我這電話打的真是時候,你現在不用回家,直接坐車來盛家,我特意抽空回帝城一天,今晚家里聚餐,可要好好說說你和子瀟的事情。”

                              盛爺爺回來了?還要說她和盛子瀟的事情?

                              白汐汐拿著手機的緊了緊,慌張又有些無措。

                              她和盛子瀟是注定不可能了,可家里破產后,是盛爺爺伸出援助之手,幫了她們家很多,她該怎么跟盛爺爺解釋?

                              “汐汐,你快點啊,我先掛了。”那端,很快掛斷了電話。

                              白汐汐無奈,只能抿唇,告訴司機新地址。

                              她現在唯一祈禱的,就是希望盛子瀟同意她的提議,和她假裝半年情侶。

                              不然,不管是盛時年、還是爺爺那邊,都不好交代。

                              半個小時后,出租車停在盛家宅院門口。

                              白汐汐拉開車門下車,剛進院子,就看到盛子瀟站在花樹下,瀟灑不羈的臉上浮動著怒氣。

                              見到她來了,眉宇間的厭惡更是毫不掩飾。

                              “呵,本事倒是挺大的嘛,竟然能讓爺爺百忙之中回帝城。”他冷嘲熱諷道。

                              白汐汐臉白了下:“盛少,我也是才……”接到電話的…

                              “砰!”后面的話沒說完,她整個人被盛子瀟一抵,壓在了墻壁上。

                              “砰!”后面的話沒說完,她整個人被盛子瀟一抵,壓在了墻壁上。

                              他的身子壓著她,毫無距離。

                              白汐汐下意識的抵觸和他的接觸,身子緊繃,抬起手用力推他:

                              “盛少,我真的不知道,這是在院子里,你快放開我。”

                              盛子瀟嗤笑一聲,目光嫌棄的看著她:

                              “呵,你還知道羞恥?我以為你這種不顧一切送上門的女人,就算是在地上,也心甘情愿呢?”

                              說出的話語諷刺至極,比對夜總會的小姐還輕賤。

                              白汐汐唇瓣緊緊的抿了抿,咬牙,擠出聲音:

                              “不管你信不信,爺爺回來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也知道你很厭惡我,因此我愿意解除婚約。”

                              她說的篤定。

                              不管是因為盛時年,還是因為他對她的厭惡,她都不想再嫁給他受虐。

                              盛子瀟顯然沒料到她會這么說,眉宇蹙起,不信的打量著她。

                              這個女人,從白家破產后,就靠著爺爺,想方設法的要嫁給他,討他歡心。

                              現在居然主動說解決婚約?

                              怎么可能?

                              面對他的審視,白汐汐小臉坦誠,開口說道:

                              “強扭的瓜不甜,我不想再讓你為難,但是白家暫時脫離不了盛家,我得等到半年后,才跟爺爺說我們不適合,解除婚約。

                              所以這段時間,盛少你只需要和我假裝恩愛就好。半年后,我會把錢還給盛家、也會徹底消失在你眼前。”

                              這個打算,是在前晚就想清楚的。

                              因此白汐汐說的很順暢,堅定。

                              盛子瀟聽到她這么說,忽而笑了。

                              他眼底的打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看穿和嘲笑:

                              “假裝友好相處?白汐汐,你以為我會信你的鬼話,從而放松警惕,對你日久生情?”

                              白汐汐:“……”

                              他是孔雀投胎的嗎!真以為自己很好,她一定要對著他死纏爛打?

                              此時,一墻之隔的外面,一輛豪華的帕加尼緩緩駛入地下停車場。

                              盛時年一般很少回老宅,但今天接到老爺子的電話,他特意抽時間趕回來。

                              剛下車,角落里便傳來細細碎碎的議論聲。

                              “那女人太不要臉了,竟然一進院子就勾引少爺。”

                              “是啊,你們看她那賤樣,就巴不得少爺上她。”

                              “她這樣的女人,怎么不直接去夜總會賣?真是糟蹋了我們少爺。”

                              三名傭人打掃著衛生,一邊憤憤不平的竊竊私語。

                              每一句話,無不是對白汐汐的鄙視嫌棄。

                              盛時年寒眸微瞇,冰冷的視線射過去,如冰封般的凜冽。

                              幾個傭人感覺到氣場壓來,下意識扭頭,結果就看到高大修長的男人。

                              “九爺!”頓時,都被那殺氣嚇得跪了下去。

                              在盛家,誰都了解九爺的脾氣。

                              若是惹他不悅,下場只有兩個,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

                              而待在盛家這么久,她們自然知道,此刻的九爺在生氣,比往日還要冷、還要肅殺。

                              三個傭人心里忐忑,臉色越來越白,身子瑟瑟發抖:

                              “九爺,對不起,我們不該議論,求你給我們一次機會。”

                              然而,面對三人的哀求,盛時年冷漠的臉也沒有絲毫動容。

                              他清冷的視線從她們身上一掃而過,薄唇拋出:“割了舌頭丟出去。”

                              說完,大步流星的離開。

                              三個傭人嚇的當場暈了過去。

                              一旁的蘇南渾身冷汗,這白小姐,現在簡直成了總裁的逆鱗啊~~

                              惹不得、惹不得……

                              盛時年邁入電梯,腦海邊不斷閃過傭人們的對話,面色冷凝敷霜。

                              老爺子說今晚是家宴,白汐汐也來了?

                              院子里。

                              白汐汐很認真的解釋了無數遍,連簽合同蓋手印都說了,可盛子瀟還是不相信她。

                              再這樣下去,盛爺爺都該下樓吃晚餐了。

                              她有些心急的說道:“盛少,你到底要怎樣才肯相信我?”

                              盛子瀟挑了挑眉,厭惡的噙著她,說:

                              “那讓我看看,你說的是怎么個假裝恩愛法。”

                              “就是……”白汐汐想回答。

                              盛子瀟的一只大手卻突然落在她臉上,直接一摸:“這樣?”

                              白汐汐渾身觸電般的一顫。

                              盛子瀟不給她反應的機會,大手隨即又轉移她腰上,將她往懷里帶的更緊密:“還是這樣?”

                              他的話語帶刺,動作輕佻,并不是真的想摸她,而是在羞辱。

                              白汐汐又氣又急,跟這個無恥又孔雀的花花公子,根本談不下去了。

                              “你放開!”她罵道,拼命反抗。

                              盛子瀟感受到她掙扎的力道,桃花眼瞇了瞇,諷刺道:

                              “放開?白汐汐,我發現你不只賤,演技還挺好的。一邊找爺爺逼我娶你,一邊在我面前欲擒故縱,你怎么不去演戲呢?”

                              白汐汐懶的再跟他解釋,反正她說什么他都不會相信的。

                              她抬起手,用盡全身的力道推他。

                              然而掙扎間,‘嗒’的一聲,一瓶小東西掉在了地上。

                              盛子瀟垂眸,便看到了那個藥品,隨即輕蔑的笑道:

                              “呵,女人,連藥都準備好了,還裝嗎?”

                              白汐汐看到藥,小臉兒瞬間窘迫難堪的,不知道該怎么解釋。

                              總不能說是用在她自己身上,去配合九叔的吧?

                              可找別的借口,盛子瀟也根本不會相信的。

                              就在白汐汐窘迫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之時,一道清貴的聲音響起。

                              “你們在做什么?”盛時年站在不遠處,犀利如刀的視線落在女人身上。

                              只見她嬌小的身子待在盛子瀟懷里,小臉兒緋紅,姿勢緊密親昵。

                              他眸內涌動著不可抑制的怒火,黑沉危險。

                              白汐汐聽到聲音,轉眸看去,就看到渾身清寒的盛時年。

                              迎著光,他那張俊美如斯的臉,籠罩著山雨欲來的陰沉、暗冷。

                              她心里驟然一沉,緊張又心虛的,猛地推開盛子瀟。

                              盛子瀟沒想到九叔會突然出現,他身上的冷寒,讓他不得不敬。

                              開口,打笑道:

                              “九叔,讓你見笑了,我和汐汐隨便開開玩笑。”

                              前晚的事情表明,九叔是和爺爺站在同一立場的,因此他不可能讓九叔知道他和白汐汐的關系。

                              聞言,盛時年臉色愈發的陰沉,他深邃的目光緊鎖白汐汐:

                              “是么,只是玩笑?”

                              萌妻難招架小說
                              萌妻難招架
                              《萌妻難招架》是喻大小姐歸創作的現代言情小說,小說主角是白汐汐盛時年。藏書文學為您提供萌妻難招架白汐汐盛時年小說全文在線閱讀by喻大小姐。一次意外,白汐汐找惹上了盛時年,失去了半年自由,好不容易半年之期已到,盛時年卻不肯放她走。
                              广东十一选五 甘南县 | 西安市 | 罗田县 | 寿宁县 | 乐清市 | 福建省 | 华阴市 | 建宁县 | 同仁县 | 横峰县 | 柳江县 | 高尔夫 | 黄梅县 | 泸溪县 | 大宁县 | 武宁县 | 巫山县 | 时尚 | 尉犁县 | 营山县 | 潍坊市 | 本溪市 | 于田县 | 滨海县 | 三江 | 元谋县 | 桃江县 | 阿荣旗 | 若羌县 | 泗水县 | 邳州市 | 云龙县 | 托克托县 | 景洪市 | 博野县 | 剑阁县 | 皮山县 | 兴城市 | 蚌埠市 | 遂川县 | 邵东县 | 宜君县 | 云阳县 | 和硕县 | 资中县 | 辰溪县 | 邓州市 | 济宁市 | 宁安市 | 开江县 | 兴城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