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 >

                              萌妻難招架全文閱讀

                              萌妻難招架全文閱讀

                              發表時間:2020-02-27 17:53

                              《萌妻難招架》講述了白汐汐盛時年的故事,該小說是喻大小姐鼎力創作的豪門總裁小說。藏書文學為您提供萌妻難招架全文閱讀,萌妻難招架最新章節。薄情冷血,手段殘忍的盛時年,卻逃不過白汐汐的情劫,既然如此,那就好好寵著吧。

                              萌妻難招架
                              萌妻難招架
                              更新時間:2020-02-27
                              小編評語:他也有過不去的情劫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萌妻難招架》精選

                              他這話,是特意針對她的。

                              那眸子里的危險,好似蟄伏的野獸,隨時會將她吞入腹中。

                              白汐汐被他看的快要窒息,感覺到他滔天的怒火,她心慌發緊。

                              這個時候,無論解釋什么,他都不會放過她的。

                              而且他單獨問她、她特意解釋,很難不讓人多想。

                              白汐汐緊緊的抿了抿唇,聲音小如蚊蠅的嗯了一聲,轉移話題:

                              “我先去找爺爺,你們聊。”

                              說完,她彎身撿起地上的藥,狼狽而逃。

                              盛子瀟嗤之以鼻,永遠都只會找爺爺,惡心的女人。

                              他轉眸想跟九叔寒暄,昨早的事情還沒解釋清楚。

                              然而還沒開口,九叔就一臉冷凝的從他身邊邁步走過,那周身強盛的氣勢拒人于三千里之外。

                              奇怪,九叔今天這氣質,怎么又那么冷?

                              比昨早上還冷。

                              餐廳,因為盛遠森的通知,晚餐格外的豐富,慎重。

                              傭人們謹慎小心的布著菜,每一道菜都精致豪華。

                              一項很晚回來的盛耀中夫婦,規矩的坐在位置上,盛子瀟即使心里不悅,也坐在兩人身邊。

                              對面,盛時年一個人坐著,姿態清冷華貴,格格不入。

                              白汐汐是跟著盛遠森走進餐廳的。

                              看到所有人都在,又掃見盛時年冷若冰霜的臉,她心虛的低頭。

                              莫名的,想到她和他私下的關系,她就緊張。

                              盛家夫婦看到白汐汐,不喜之色明顯躍于臉上。

                              她們想要的兒媳,是名門望族的千金,那樣才能鞏固自己兒子的地位,而白汐汐這種破產小姐,只能拖后腿。

                              真是越想,越氣。

                              盛子瀟更是倨傲的,看都沒看白汐汐一眼,坐著位置上,手指玩轉著筷子,浪漫不羈。

                              盛遠森掃一眼幾人,和藹的拍了拍白汐汐的手:“汐汐啊,先坐。”

                              說著,他牽著白汐汐走過去。

                              由于那邊已經坐了三個人,他隨意的把她安排在這邊只有盛時年一個人的位置上。

                              座位間的距離,說近不近,說遠不遠。

                              白汐汐能清晰的聞到盛時年身上獨有的清冽氣息,她不安的挪動位置,往最邊邊上坐。

                              盛時年注意到她的小動作,眼眸似結了冰,冰寒萬尺。

                              盛遠森坐到高位上厚,看著幾人,徑直開口宣布:

                              “汐汐和子瀟的婚事,定在半年后,但從現在開始,她就是盛家的一員,誰都不準擠兌她。

                              至于子瀟,你要是反對不想娶,那就交出公司副總裁的位置,搬出盛家。

                              反正,你不喜歡我的安排,也應該不喜歡我給你安排的位置。”

                              鏗鏘有力的話語,直接表明他的立場。

                              盛家夫婦一聽,連忙變了臉色,開口附和:

                              “爸,哪兒有你說的那么嚴重?子瀟只是一開始還沒習慣,多相處相處,會喜歡汐汐的。”

                              “子瀟啊,快跟你爺爺說說。”

                              盛子瀟亦是沒想到爺爺態度這么堅決,他厭惡的掃了眼對面的白汐汐。

                              一定是這個女人之前上樓,又跟爺爺說了什么。

                              但現在縱然不敢當著爺爺的面反駁,他唇角一勾:

                              “爺爺說的哪兒話,我剛剛還在院子里跟汐汐調。情,怎么會不想娶她。

                              汐汐,你說是吧?”

                              聽到問題,白汐汐緊張的手心起了汗。

                              之前在院子里時,盛時年就已經誤會了,現在她要是再承認,他會不會……

                              可現在的情況,她要是不配合,盛子瀟會更厭惡她,爺爺那里也不好解釋。

                              一番的為難猶豫后,白汐汐緊緊的抿了抿唇,擠出聲音:

                              “嗯,盛少對我挺好。”

                              聞言,一旁的盛時年面色冷寒,手中的銀制筷子因為用力,彎出了一個弧度。

                              從觸及到那個問題時,他就下意識的轉眸掃向她,想看她怎么解釋。

                              她倒好,還敢承認!

                              白汐汐感覺到危險的視線,一轉眸,就對上那雙異常漆黑深邃的眼睛。

                              她心間一顫,嚇得連忙轉移視線,后背起了層密汗。

                              盛遠森聽到白汐汐的話語,臉色這才緩和一點,慈祥的說:

                              “汐汐,那以后你就和子瀟好好相處,多培養培養感情。”

                              白汐汐心慌發緊,不自然的點了點頭,安靜的低頭,吃碗里的白米飯。

                              整整一頓飯下來,她都因為身邊男人的氣息,如坐針氈。

                              飯后,白汐汐想走,爺爺卻說他只在家一晚,明早又要去國外,讓她留下陪他。

                              無奈,她只能留下。

                              在院子里和爺爺聊了會兒天,她起身上樓,準備去客房睡覺。

                              在路過某個房間時,一只冰冷有力的大手突然落下她手腕上,她整個人被用力一拉,帶入了房間。

                              “砰。”身子被壓在墻上,眼前是男人精致絕倫的臉。

                              白汐汐喉嚨一緊,心虛的連忙開口:“盛先生,爺爺也上樓了,你先松開我。”

                              她的聲音帶著顫抖。

                              這里是盛家,那么多雙眼睛,她真的很怕被發現。

                              盛時年看著她慌張的臉,薄涼的唇瓣冷冷掀開:

                              “女人,你是不是應該先給我個交代?”

                              昨晚對他抵抗推拒,今天一轉眼,就跑到盛子瀟懷里。

                              想到那個畫面,盛時年胸膛里就涌動著一團不受克制的火,恨不得把她摧毀。

                              那樣,她就不會去沾惹別的男人!

                              房間的空間很大,卻因為極冷的氣息,顯得壓抑。

                              白汐汐小小的身子在他的禁錮下,宛如渺小的獵物,根本掙脫不了。

                              知道他指的院子里的事,她慌張解釋:

                              “我是接到爺爺的消息才過來的,可剛下車就被盛少攔住了,他以為是我讓爺爺回來逼他娶我,就對我……那樣……

                              我推他了,但是推不動,不過除此之外,我們真的沒有接觸。”

                              她解釋的小心翼翼,生怕一個字沒說好,就惹怒他。

                              盛時年如墨的眼神盯著她,寒眸深不見底。

                              片刻,他拋出話語:“既然你不喜歡他,我替你解除婚約。”

                              他言語冷凝,霸道。

                              白汐汐怔了一下,無比錯愕的看著他。

                              只見他衿俊的臉一片深沉冷凝,并不像是在開玩笑。

                              她嚇得連忙搖頭:“不,不用。”

                              他要是出面,盛爺爺就會知道真相,而她,將會淪為世人眼中的笑柄,被罵成不要臉的表子,勾引自己的九叔。

                              白汐汐單單一想,都臉色發白。

                              她不想,真的不想讓事情發展到那樣的地步,她只希望安安穩穩度過這半年,半年后,和他一干二凈,毫無瓜葛。

                              那樣,就不會有任何人知道她這段不堪的關系。

                              盛時年見她抗拒的回答和神態,胸腔內的火愈發的燃燒,修長的手指掐住她的下巴:

                              “怎么,舍不得?還想半年過后,再嫁給他?”

                              冰冷的氣息噴灑在臉上,冷的讓人心顫。

                              白汐汐嚇得連忙否認:“不是,我不會嫁給他,只是有很多原因,現在還不是時候。

                              盛先生你放心,我以后一定注意和他的距離,不會再跟他發生身體接觸。”

                              她說的很真誠篤定。

                              盛時年看著她那雙緊張又黑亮的眼睛,莫名的選擇了相信她說的話。

                              薄唇冷然抿開,警告道:

                              “你最好做到,不然我有一萬種辦法懲罰你。”

                              白汐汐嚇得身子一抖,不敢有一絲反駁的,乖乖點頭。

                              安靜下來,靜謐的房間只有他們兩人,身體之間的碰觸毫無縫隙。

                              白汐汐緊張,小聲翼翼的問:

                              “盛先生,可以松開我了么?我回房間洗澡睡覺。”

                              邊說,她邊試著推他。

                              盛時年見她時時刻刻想遠離他,抬手抓住她的手臂:

                              “不是說今晚會讓我好好碰?”

                              低啞富有磁性的聲音,在這樣的環境下,顯得格外的愛昧。

                              白汐汐臉色一緊,還沒反應過來,男人的一只大手就落到她裙擺上,往上撩起。

                              寬厚的大手帶著異常的溫度,她渾身觸電般緊繃成一條線,猛地掙扎:

                              “盛先生,別、別在這里……”

                              這是盛家,爺爺還在,她做不到。

                              女人的掙扎力道很大。

                              盛時年好不容易下去的火,又升了起來。

                              他還沒想過避忌,她就一次次的反抗,害怕。

                              真是好的很!

                              “女人,第一晚跑進我房間時,就該想到后果。”盛時年目光危險如龐大的野獸。

                              話落,他毫不溫柔拉下她的最后一層布料,強勢的要闖入。

                              對她,他昨晚已經足夠寬容。

                              何況剛才的緊密接觸,他清晰的感覺到她的豐圓,已然起了火。

                              他不想再像昨晚,用半個小時的冷水降溫!

                              白汐汐感受到男人雄赳赳的某處,恐怖的硬度、長度、熱度,讓她全身起了熱汗。

                              她下意識害怕的推他、打他的肩膀……

                              可她的小力道,對男人而言,更像是撩撥。

                              然——就在盛時年挺身之際,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扣扣。”房門被敲響。

                              白汐汐臉色唰的慘白!

                              她現在和九叔,在外人眼里,完全是亂侖,怎么辦怎么辦……

                              相比起白汐汐的慌亂,盛時年清貴的臉倒是毫無變化。

                              他摟著她,聲音壓低帶了冷寒的問:

                              “什么事?”

                              白汐汐躲在他懷里,呼吸壓緊,不敢出聲。

                              很快,門外響起老人的聲音:

                              “時年,睡了嗎?我找你有點事。”

                              是盛爺爺!

                              白汐汐急的快哭了,黑眸直直的望著盛時年,用眼神祈求,他快放開她。

                              盛時年很窩火,箭在弦上被人打斷的滋味,很不好受。

                              但這個人是老爺子,這個時候的確不適合再繼續下去。

                              他目光落在懷里的女人身上,在她臉上狠狠一咬,暗啞道:

                              “這次先放過你。”

                              白汐汐臉頰生疼,這男人屬狗么!

                              可哪兒敢多待?一得到自由,她就快速拉上衣服,朝里面的衣帽間躲去。

                              擔心被發現,她還直接躲進了男人的衣櫥里。

                              外面,盛時年優雅的整理好衣服,恢復往常的高冷清貴,拉開門,姿態隨意淡漠的好似先前那個獸、欲的男人不是他。

                              盛遠森知道自己這個小兒子的性格,也習慣了他的冷漠,沒有拐彎抹角,直接切入主題:

                              “時年,我明天出去,下次再回來,就是子瀟和汐汐結婚的時候。”

                              聽到這個話題,盛時年異常俊美的眸子閃過一抹暗流,望向老人:

                              “所以呢?”

                              聲音帶了不悅。

                              盛遠森回視他的目光,說道:

                              “你也老大不小了,子瀟年紀比你小、輩份比你小,都結婚了,你和楚馨柔的婚約,是不是也要著手準備?”

                              婚約?

                              待在衣柜里的白汐汐,聽的一怔。

                              盛時年有婚約在先,怎么沒聽人說過?

                              關鍵是,那她不就成小三了?

                              從小到大,她最厭惡的就是小三,第三者,現在自己卻成了最厭惡的人……

                              這個意識,讓白汐汐心理很壓抑,難受。

                              之后外面聊了什么,她沒有聽進去。

                              盛時年處理好走進來,瞥見衣柜門處露出的裙角,目光一暗。

                              這女人,有必要這么緊張躲避?

                              還真是蠢的可以。

                              他修長的腿邁開,走過去拉開衣柜門。

                              光線照射到白汐汐臉上,她回過神,看著男人高大修長的身姿站在外面,連忙站起身鉆出去:

                              “盛先生,你原來是有未婚妻的嗎?”她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盛時年擰了擰眉,清淡的目光沒有遲疑:

                              “你在意?”

                              白汐汐心底一寒!

                              什么叫她在意!全世界都會在意好不好!

                              看著他說的風輕云淡,她有些生氣:

                              “盛先生好像有很多女人,經常找小三。”

                              不然,怎么會這么理所當然。

                              盛時年蹙眉,這女人發什么瘋?在她眼里,他就是那樣浪、蕩不羈的人?

                              還沒來得及發火,女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盛先生,我不能再跟你繼續保持關系,我們結束吧。”

                              趁著現在,她還沒進一步的犯錯。

                              那一晚也只是意外,她可以安慰自己的良心。

                              聞言,盛時年面色如猝冰般的冷,一雙鷹隼的眸子狠狠盯著她:

                              “你說什么?”

                              男人的氣場很可怕。

                              還從沒有人,敢先跟他說結束!

                              萌妻難招架小說
                              萌妻難招架
                              《萌妻難招架》是喻大小姐歸創作的現代言情小說,小說主角是白汐汐盛時年。藏書文學為您提供萌妻難招架白汐汐盛時年小說全文在線閱讀by喻大小姐。一次意外,白汐汐找惹上了盛時年,失去了半年自由,好不容易半年之期已到,盛時年卻不肯放她走。
                              广东十一选五 赤壁市 | 韩城市 | 绥德县 | 新绛县 | 洪泽县 | 尚志市 | 襄垣县 | 镇远县 | 霍邱县 | 略阳县 | 建德市 | 吉安县 | 游戏 | 梅河口市 | 达日县 | 富顺县 | 鸡泽县 | 来安县 | 武汉市 | 喜德县 | 紫阳县 | 略阳县 | 临湘市 | 大冶市 | 扬中市 | 屏东县 | 沙雅县 | 枣庄市 | 乌兰察布市 | 山西省 | 甘肃省 | 化州市 | 柘荣县 | 台中县 | 鄄城县 | 宁强县 | 玉屏 | 乌拉特中旗 | 修武县 | 夏河县 | 杭锦旗 | 双城市 | 额济纳旗 | 普兰县 | 顺义区 | 沙雅县 | 萨嘎县 | 新野县 | 沧州市 | 巧家县 | 明光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