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古言 >

                              楚洛笙蕭從墨全文閱讀

                              楚洛笙蕭從墨全文閱讀

                              發表時間:2020-02-27 17:54

                              楚洛笙蕭從墨小說叫做《我靠碰瓷當皇后》,是七月不是豬創作的穿越小說。藏書文學為您提供楚洛笙蕭從墨全文閱讀,楚洛笙蕭從墨最新章節。這本小說主要講述了女主楚洛笙穿越到喝了口水就被嗆死的凄慘尚書嫡女身上,一路裝瘋賣傻,斗智斗勇,最終成為瑞安國皇上蕭從墨的皇后。

                              我靠碰瓷當皇后
                              我靠碰瓷當皇后
                              更新時間:2020-02-27
                              小編評語:我靠碰瓷當皇后文筆活潑,情節跌宕起伏,是值得一看的穿越小說。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我靠碰瓷當皇后》精選

                              “怎么?去了一趟楚府,連話都不知怎么說了嗎?”

                              蕭從墨剛跟大臣們商議完處理洪災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一回御書房就看吳公公哭喪著臉,心情不免有些煩躁,語氣里帶著些許不耐。

                              他單手撐著額頭,另一只手輕揉著太陽穴,神情略顯疲憊。

                              心中醞釀很久,吳公公撇著嘴撲通跪在地上,“皇上,奴才有罪,還望皇上處罰。”

                              “怎么回事?”聲音有些沙啞。

                              “楚姑娘,她……”

                              見吳公公糾結得五官都快要扭在一起,蕭從墨以為是楚洛笙又抗旨了,這些天每天聽著吳公公的稟告,早就習以為常。

                              他淡定揮手,“抗旨的話,你接著去就行,朕乏了。”

                              深邃黝黑的眼眸帶著疲倦,起身準備離去。

                              “皇上,楚姑娘接旨了。”

                              蕭從墨腳步一怔,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只狐貍這么快就接旨了?

                              想到什么,他驀的回頭,“她可提什么條件了?”

                              吳公公點頭,“楚姑娘說要她接旨也可以,她會謹守本分,最大程度上降低瘟疫的爆發,但是……楚姑娘要求御膳房每周往楚府送一次糕點,并要求賜她一名皇上您的貼身護衛為己用,還有……”

                              說到這里,吳公公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明顯感覺到身后蘊繞著一股寒氣,而那股寒氣越演越烈,連血液仿佛都仿佛要凝固似的。

                              蕭從墨半瞇著眼,習慣性的摸上沒有扳指的大拇指,語氣陰冷,“接著說。”

                              吳公公打了一個冷戰,哆哆嗦嗦說到,“楚姑娘還說,說……她想向皇上求一塊免死金牌。”

                              咔嚓!

                              聽到這個要求,蕭從墨手中的玉笛應聲而碎,御書房的氣氛詭異到極點。

                              他冷笑,拖了這么久,原來目的是想得到免死金牌?

                              這一次,蕭從墨是真的動怒了,第一次要名貴藥材,第二次是免死金牌,按這趨勢,下一次豈不是要他的皇位了?

                              以前還以為那女人有點小聰明,如今看來,他大錯特錯,那女人哪里只是狡猾,按她的精明程度,說她是一只千年狐貍轉世都不為過。

                              不過,蕭從墨心中疑惑,她一個未出閣的女子,費這般心思想要免死金牌有何用?

                              回想起她為他解毒時嫻熟的手法,男人的眸光飄向遠方。

                              楚洛笙,你身上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久久沒有聽到皇上的聲音,吳公公偷偷抬起頭,當他看到蕭從墨如同炭一般黑的臉時,心里恨不能立刻將楚洛笙拖過來問罪。

                              要不是那個姑奶奶,他也不會忐忑的跪在這里。

                              “皇上……”

                              吳公公試探叫了一聲,卻不料被一記冷眼嚇得縮著脖子。

                              “哎喲,皇上,您這眼神兒可把奴才給嚇壞了。”吳公公心有余悸的拍著胸口,見蕭從墨沒有說什么,諂笑道,“奴才也覺得楚姑娘的要求是過分了點兒,如果皇上不愿意的話,回絕了就是,楚姑娘也會理解您的。”

                              回絕?以她寸利必爭的性格,說不定在早經挖了坑等他跳,倒不如順水推舟,看看她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黑鷹,從今天起,你就跟在楚洛笙身邊,聽從她的命令,有什么異常及時向我稟報。”

                              說著丟出一塊金牌,巴掌大的金牌上寫著一個大大的免字。

                              就在吳公公疑惑皇上跟誰說話的時候,耳旁忽然響起一陣風聲,只見一個黑色的虛影一閃而過,金牌瞬間不翼而飛,空中飄來一道男人的聲音。

                              “屬下遵命!”

                              幾乎每一代皇帝都會養一批暗衛,專門為皇上處理一些不好出面的事情,吳公公雖然早已猜到皇上有暗衛,但親眼所見時不免還是吃了一驚。

                              同時有一件事也讓她不覺頭皮發麻,在這些厲害暗衛的眼皮子底下,竟然還有人能不知不覺的給皇上下了十年的毒。

                              被楚洛笙的事情這么一攪和,蕭從墨的倦意消失了大半,遣退吳公公后,他重新坐回龍案前,從夾層中面取出一個信封。

                              看著上面那些熟悉的名字,幽深的眼眸里蘊藏著濃濃殺機,很快,就要收網了……

                              自從那日得到宮中來的賞賜后,楚洛笙的心情就變得格外好,不僅差人把南苑里里外外全部翻新一遍,還在院子里種了各滿種鮮花,原本清貧的房子經過她的改造之后,顯得異常生機勃勃。

                              “小姐,咱們南苑真是太好看了,簡直就像人間仙境一樣。”

                              迎春開心的圍著花圃轉,楚洛笙卻一臉傲嬌,不以為意。

                              “這樣你就滿足了?本小姐的目標可遠遠不止如此呢。”

                              “小姐,您的目標是什么呀?”迎春好奇的湊上前。

                              “我的目標啊。”楚洛笙故作賣弄,“當然是……”

                              話說到一半時,忽然起了一陣幾乎沒有什么波動的風,令她臉色一變,她嗅到風中夾雜著一股陌生的味道。

                              迎春發現不對,疑惑問道,“小姐您怎么了?”

                              楚洛笙沒有說話,視線緊盯著房間的方向。

                              過了很久,她轉身對迎春說道,“我有點餓了,你去膳房看看有什么吃的。”

                              迎春覺得有點奇怪,小姐不是剛剛才用完午膳么,怎么就餓了。

                              “還不快去。”

                              “哦,奴婢這就去。”

                              看著迎春遠去的背影,楚洛笙才收回目光,抬腳朝房間走去。

                              推開門的一剎那,瞳孔猛地一縮,果然,房間里有人!

                              她臉色凝重的踏進房間,反手輕輕將門扣上,銳利的眼眸打量著房間的每一處地方。

                              看著橫梁上微微撣起的灰,楚洛笙微微皺起眉頭,抬起衣袖猛地一揮,十幾根銀針飛射而出,直直的朝著橫梁的方向刺去。

                              “誰?出來!”聲音清冷且底氣十足。

                              話音剛落,一道快得如同鬼魅的黑影一閃而過。

                              等她反應過來,身前已經站著一個黑衣人,而他的手中,竟抓著她剛才射出去的銀針。

                              心中冷嘶一聲,方才她幾乎用盡全力,黑衣人卻不費吹灰之力就全部接住,這說明什么?說明她這點三腳貓功夫給人下菜都不夠。

                              難道是來刺殺自己的?

                              我靠碰瓷當皇后小說
                              我靠碰瓷當皇后
                              “你說這丫頭死了我心里怎么這么慌呢,她好歹也是尚書府嫡女呀。”
                              广东十一选五 江门市 | 如皋市 | 南部县 | 开平市 | 北碚区 | 古丈县 | 东至县 | 平安县 | 桃源县 | 上高县 | 康保县 | 来凤县 | 河津市 | 和平县 | 额敏县 | 武鸣县 | 东光县 | 靖安县 | 绵竹市 | 南郑县 | 库尔勒市 | 张北县 | 哈密市 | 正蓝旗 | 鸡泽县 | 铁岭市 | 乌拉特前旗 | 城口县 | 邓州市 | 北安市 | 武乡县 | 灵台县 | 泌阳县 | 区。 | 潍坊市 | 永仁县 | 社旗县 | 江安县 | 拜泉县 | 个旧市 | 赤水市 | 凤翔县 | 抚顺市 | 涟水县 | 莱阳市 | 万安县 | 石首市 | 弋阳县 | 博野县 | 鲁甸县 | 惠来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