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都市 >

                              逆轉全文閱讀

                              逆轉全文閱讀

                              發表時間:2020-02-28 17:33

                              《逆轉》講述了秦立楚清音的故事,該小說是山村小伙夫鼎力創作的都市爽文小說。藏書文學為您提供逆轉全文閱讀,逆轉最新章節。秦立做了十年時間的啞巴,還被點名成為了上門女婿,天天看人臉色。但是現在十年之期已到,而秦立也將逆轉自己的人生。

                              逆轉
                              逆轉
                              更新時間:2020-02-28
                              小編評語:窩囊廢,重新翻盤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逆轉》精選

                              “怎么樣?不說話了吧?”

                              看到楚清音白皙的面容瞬間陰沉,肖優優得意的冷笑出聲。

                              她對楚清音恨之入骨,巴不得將楚清音的臉給劃爛!

                              自然不會在這種檔口退一步!

                              “你……”

                              “清音。”

                              就在楚清音咬牙想要反駁之時,一旁的秦立拉住了她的手臂。

                              “秦立,這件事情……”

                              “這件事情,我來處理。”打斷楚清音的話。

                              楚清音心里一動,她心里本就沒有什么底氣,真的和肖優優吵起來的話,她不一定站上風。

                              但結婚一直以來,每次出事都是她站在秦立前面,冷不丁這次秦立突然站出來,讓楚清音心里有些異樣的感覺。

                              這和當時在公司被人包圍時,秦立站出來不一樣。

                              此刻是她在對秦立改觀,甚至對秦立抱有一絲愧疚之下,秦立的出現,讓她心情更加的復雜!

                              “怎么?想給楚清音出頭嗎?”肖優優看著秦立冷笑,“要錢沒錢,要權沒權,你是打算用你那不會說話的嘴,咬我嗎?”

                              肖優優趾高氣昂的看著秦立,而站在肖優優身邊的男人此刻卻緊皺眉頭。

                              不是生氣,而是他總覺得秦立的面容很是熟悉,就在這兩天,他絕對見過這張臉!

                              但一時之間,他怎么都想不起來了!

                              “我不打女人。”秦立開口了。

                              一開口,肖優優頓時嚇得愣在了原地,這家伙說話了!

                              這家伙……不是個啞巴嗎?

                              秦立在醫大可是出了名的啞巴廢物,身體虛弱,腦子不好使,沒有朋友。

                              可是這啞巴怎么突然說話了!

                              肖優優震驚的一瞬間,她立刻壓下心里的驚愕冷笑:“喲,啞巴開口了,真是罕見,不過那又怎樣,不是啞巴終究是個廢物!”

                              在她看來,一個啞巴了多少年,廢物了多少年的人,再如何,也是沒有前途的!

                              廢物,一輩子都沒資格翻身!

                              但是秦立的下一句話,卻讓肖優優猛地長大了嘴巴!

                              “這玉觀音,我買了,現在付錢,刷卡。”秦立從開口到將銀行卡放在收銀臺,不過用了幾秒鐘的時間。

                              而后他看向楚清音:“把鞋給她,我就在這看著她舔干凈!鞋底也給我舔了!”

                              整個大廳一片死寂,收銀員習慣性的刷卡,然后她看到了那顯示器上,顯示的卡內余額,當即跳了起來。

                              “一個億!”

                              什么一個億?

                              眾人猛地看過去,頓時倒抽一口冷氣!

                              我靠,剛剛那女人還說這人是窮酸,媽的有病吧!

                              一個億都是窮酸,那他們是什么!

                              肖優優也看了過去,嘴巴不停地喃喃:不可能,不可能!

                              楚清音眼神復雜的看著秦立的背影,眸中光澤不斷閃爍。

                              “先生,這玉觀音,總價七千萬,請問您有這里的貴賓卡嗎?可以打七折優惠。現在辦也可以!”

                              服務員的態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辦吧。”秦立點頭,依舊盯著肖優優,“該你履行承諾了!”

                              肖優優此刻才回過神來,整個人猶如被踩了尾巴一樣跳了起來,指著秦立大聲咒罵!

                              “不過一個畜生而已,誰知道你這錢是怎么來的!男人不是個什么好玩意,女的更是個婊……”

                              啪!

                              砰!

                              秦立這一巴掌,沒有留手。

                              肖優優還未說完,便一巴掌被秦立扇的的在原地打了個轉,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那一張臉迅速紅腫,嘴角掛著血絲,地上還有兩顆沾著血跡的牙齒。

                              這一刻似乎整個空間都靜止了。

                              所有人都被秦立突然的出手嚇懵了。

                              “我不惹事,但不代表我怕事。我不打女人,可惜你根本連人都不算。”秦立淡淡開口。

                              肖優優被打懵了,聽到秦立這句話,渾身打了個寒顫。

                              下一刻,她猛地抓住身邊男人的褲腳:“我要那個畜生死!”

                              馮少澤眼神晃了晃:“秦先生,過了吧?”

                              “過嗎?我不覺得。”秦立冷笑,“肖優優剛剛仗勢欺人的時候怎么不見你說一句過了?”

                              “秦先生這是不給我面子?”馮少澤眼神逐漸陰郁。

                              秦立笑了:“我和你很熟嗎?”

                              “好,好,好!”馮少澤猛地笑出聲,“我馮少澤在陽城,還從沒人敢不給我面子!你是第一個!打了我的女人還不道歉,你也是第一個。”

                              秦立理都不理馮少澤的話,只是轉頭看向收銀臺:“麻煩把我的東西給打包一下。”

                              馮少澤被無視之下,他猛地陰沉出聲:“順便把你家里的東西也打包一下,今天晚上之前,你帶著你的家人給我滾出陽城,否則后果自負。”

                              話落,馮少澤拽起來肖優優就要離開。

                              秦立卻開口了:“你和馮少剛是什么關系?”

                              馮少澤一頓瞇起眼睛:“怎么?你和我哥認識?”

                              “不,我只是看著你面熟問問而已。不過既然你說那是你哥,我勸你收回剛剛的話,否則是你后果自負。”秦立嘴角一勾。

                              原來是兄弟,怪不得他覺得眼熟。

                              “哈哈!”馮少澤猶如聽了世界上最搞笑的事情一般,“那我靜候。”

                              話落,他轉身就離開店面,一邊出門一邊給馮少剛打了個電話,問馮少剛是不是認識一個叫秦立的家伙。

                              馮少剛只覺得耳熟,直言說不認識。

                              卻不知這一句不負責任的話,給馮家造成怎樣無法挽回的后果。

                              “你怎么惹了馮少澤,他可是陽城數一數二的大富豪。”楚清音知道秦立對自己好,但還是忍不住責怪。

                              “無礙,一個富商而已,翻不起什么大浪。陽城的經濟,也不缺他一個,相信有很多人都想看著他跌下去。”

                              秦立自然不會將馮少澤放在心上。

                              不說他和劉書記如今的關系,方茂接下來還有事情求他,馮少澤動他的話,也得問問方茂愿不愿意。

                              而此刻,大廳角落的電梯門叮的一聲打開,譚子衿帶著一個男人從里面走出去。

                              “爸,那個就是秦立。”

                              男人面容威嚴,只是嘴角帶著一絲笑意,看起來很是平易近人。

                              但善于觀察人的秦立卻知道,這男人絕對不是個好惹的角色。

                              看他眼中那不斷閃爍的凌厲便知道了。

                              “你就是秦立?”

                              秦立微笑上前:“您好,您就是譚總吧?”

                              “哈哈哈,什么譚總,一個公司的老板而已。我叫譚成輝,你叫我老譚就行。”

                              秦立當然不會那么叫:“您好,我聽清音說,您找我?”

                              “沒錯,休息區談談?”譚成輝笑呵呵的指了指休息區。

                              秦立點頭走過去。

                              “我可是聽說你在皇圖的事情,一連兩塊出綠,這可不是巧合,你是有真本事。有沒有興趣加入譚記?給我譚記物色石頭?”

                              秦立沒想到譚成輝的膽子這么大,憑借兩塊出綠的石頭,就敢招攬他!

                              “譚總說笑了,不過運氣而已,承蒙譚總賞識,我無意加入任何的珠寶行。”秦立客氣道。

                              “你是怕讓我虧本?”譚成輝笑道,“不瞞你說,我的珠寶行到了一個瓶頸期,在陽城還能稱一稱霸王,但出了陽城,什么都不是。”

                              “我相信我的眼光,你不用怕讓我賠本。我是真心誠意邀請你,暫時每個月給你開百萬的工薪,后續可增加。”

                              譚成輝緊盯著秦立:“如何?”

                              秦立苦笑,百萬還真的不少。

                              若是這種情況他還推辭的話,就有些說不過去了,畢竟譚成輝的女兒,是楚清音的閨蜜。

                              “五十萬就好,我答應你。”秦立伸出手,“既然譚總信任我,我就不會讓譚總失望。”

                              譚成輝哈哈大笑:“一百萬就是一百萬,少一分都不行!當然,可不是這個月就支付,不管如何,我都得試試你的水分才行。”

                              譚成輝說到這里,看了看手表:“這樣,一周后,陽城有個省會珠寶大賽,譚記要代表陽城出戰,屆時會有賭石的環節,我把這個環節交給你!”

                              “只要譚記在這個大賽上勝出,那么譚記的名聲,將會邁出陽城,進入青省!”

                              “不過,你也不要有太大壓力。”

                              秦立愣了一下,沒想到譚成輝這么信任他。

                              殊不知,譚成輝也是走投無路了,原本譚記的主要負責看石頭的人,被外省人出高價挖走。

                              而那邊的珠寶行,比譚記名氣大了太多。

                              要不然譚成輝也不會這么著急找秦立,他這也是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既然說好了,這合同就簽了吧。”

                              “簽。”秦立點頭,大致看了看合同,沒有什么特殊條約,他當即簽上名字。

                              “合作愉快,秦先生。”

                              “叫我秦立就行,譚總回頭見。”

                              離開譚記之后,秦立將楚清音送回家里,他便馬不停蹄的趕往了醫館。

                              醫館的裝修已經完工了,明天就可以直接開業。

                              秦立當即給劉領導打了個電話,表示明天醫館就開業。

                              “行,明天我一定過去捧場。”劉領導笑道。

                              本來秦立也想給許學文打個電話知會一下,但是他聽說許學文現在已經帶他父親搬去米國定居了,考慮到時差,他還是先不打擾,只是發了一條短信過去便罷。

                              沒想到,許學文立刻回了信息,說他給醫館定的牌匾一會兒就會送到。

                              二十分鐘后,秦立果然看到一輛車停在自己醫館門口。

                              “送牌匾的。”

                              秦立立刻上去,將牌匾拿下來放到屋內。

                              既然打算明天開業,秦立直接將牌匾掛了上去,只不過上面的紅布沒有揭掉。

                              新館子,沒有幫工,秦立一個人搗鼓到后半夜,看了看時間也不打算回家了。

                              這醫館后面有個小院子,曬得都是一些中藥。

                              院子里有一個單人房,能讓秦立休息。

                              將大門關上,秦立直接朝著單人房走去。

                              “藥材,工具還有什么沒有買……”想著缺少什么東西,秦立腳下突然一頓,眼睛閃電般的看向院子的角落。

                              那里有一顆梧桐果樹,大片的葉子掩蓋住了角落的一切。

                              但是剛剛那里明顯發出了動靜,他不可能聽錯!

                              “什么人!”

                              秦立大步走上前,手中已然握住兩根銀針!

                              下一刻,一只站滿鮮血的手,從無花果枝葉間伸出來!

                              接著秦立看到一個遍體鱗傷的女人,從樹后爬了出來!

                              這女人穿著軍靴,白色T恤和迷彩褲上全是鮮血,其胸口一道刀痕劃破衣服深入皮肉之間,看起來尤為滲人!

                              這人是誰?

                              自家后院,什么時候進來這么一個人?

                              女人從樹后爬出來,顫顫巍巍的站起身,眼睛銳利的猶如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咬牙緊盯著秦立。

                              那雙眼中的眼神,充斥著殺氣與狠辣。

                              秦立敢確定,只要他此刻有一點想要對這女人的不利的想法,這女人絕對會猶如狼一樣沖上來,和自己同歸于盡!

                              好狠的女人!

                              著軍靴,迷彩褲,顯然是華夏的軍人。雖然不知道隸屬哪個部門,只是這一身巾幗須眉之氣,便讓秦立覺得此人絕不簡單!

                              “這是我的醫館,我是這里的大夫。”秦立緩緩開口,表示自己沒有惡意。

                              就在秦立話落的一瞬間,女人松了口氣,下一刻怦然倒在了地上!

                              秦立愣了,怎么說倒就倒?剛剛不是很精神嗎?

                              趕忙將這女人抱到房間躺下,秦立手突然在女人的口袋中碰到一個硬物。

                              拿出來一看,是個小本子,打開之后上面寫著幾個大字!

                              軍情十九處!

                              梁卿!

                              下面有鋼印,以及所屬代號。

                              秦立心臟猛地跳了幾下,愕然的看向女人。

                              還真被他給猜對了,竟然真的是軍隊的。

                              梁卿,這名字有點耳熟?

                              秦立搖搖頭,看著梁卿此刻這一副慘樣子,只好端來一盆水,先給她清洗。

                              身體表面不清洗干凈,看不到傷口沒有辦法進行消炎和包扎。

                              “你也算是我醫館的第一個病人了,雖然有點特殊。不過你放心,在我這里,我還是能保證你基本的安全。”

                              秦立拿起毛巾將梁卿面容上的血跡擦干凈,接著他便愣在了原地。

                              這張臉姿色可稱之為國色天香!

                              比起楚清音絲毫不差!

                              沒有男人不喜歡美女,秦立感覺到自己的面容有些發熱,趕緊低下頭。

                              這才發現,她胸口處的刀傷已經和白T恤粘連在了一起,這表示,秦立必須把梁卿的上衣剝掉!

                              秦立猛地站起來,吸了吸不存在的鼻血,走到院子內清醒了一會,才拿著剪刀再度走了過去。

                              衣服根本脫不了,只能剪開了。

                              秦立眼觀鼻鼻觀心,整個房間內只剩下剪刀咔嚓咔嚓的聲音,和秦立粗重的呼吸聲。

                              眼看就要剪到領口,床上的梁卿突然咳嗽了一聲,嚇得秦立立刻站了起來。

                              等了一會發現梁卿并沒有醒,秦立才松了口氣。

                              反應過來秦立不由得苦笑,他給人治個病容易嗎!

                              不行,回頭他得找個女幫手!

                              這簡直太挑戰他的自制力了!

                              咔嚓。

                              最后一剪刀下去,秦立抹了一把腦袋上的汗,將身邊的一瓶碘伏打開,大量的傾倒在梁卿的心口處。

                              那與傷口粘連的白T恤慢慢的被秦立給剝掉。

                              消炎,清創,縫合。

                              一套程序做完了之后,秦立再三檢查了一遍梁卿身上的其他部位,發現沒有別的傷口,才轉身離開。

                              此刻已經深夜十二點多了。

                              “看來今天,只能在沙發上睡了。”

                              秦立嘆了口氣。

                              好在這房間內設施齊全,沙發,床桌子柜子都不少,還有個小隔間可以做飯。

                              在沙發上睡了一晚上,醒來的時候天色剛剛亮。

                              秦立看了眼還在熟睡的梁卿,便抬腳走出醫館。

                              醫館今天開張,他得準備接待。

                              剛想到這里,電話便響了起來。

                              來電是劉領導,秦立趕忙接通:“劉領導。”

                              “哈哈,說的不是今天開張嗎?我讓人帶著花籃過去了,我中午再過去看你。”

                              “好的,您忙。”

                              電弧剛剛掛了,一輛皮卡便停在了店門口。

                              “請問,這里是秦立家嗎?”

                              秦立上前:“是我。”

                              “這是花籃,麻煩簽收一下。”

                              秦立看了眼,好家伙,十個花籃,全都是鮮花。

                              劉正對他還真是上心。

                              花籃放下之后,楚清音突然來了電話。

                              “你今天要開張?”電話接通楚清音那邊就怒氣沖沖的問出聲。

                              “你搞沒搞錯,我以為你是開玩笑,你竟然來真的!結婚一兩年我可不知道你會治病,巧合給許首富那邊治了病,就開醫館,你要是治死人怎么辦?”

                              秦立愣了一下,無奈道:“不是之前就說好了嗎,我就治一些發燒感冒的小病,放心吧。”

                              楚清音氣不打一處來,冷聲道:“如果真死了人,沒人替你去坐牢!”

                              這個混蛋,難道聽不出來自己是擔心他嗎!

                              一個剛剛辦出來行醫資格證的人,就去開醫館,她怎么能不擔心!

                              哪個醫館之內,沒有一個老醫生坐鎮,到時候真出了事,楚家根本幫不上忙!

                              “秦立有點自己的想法是好事,清音你就別管那么多了。”那邊傳來楚經的聲音,“他這么久沒有工作,這個決定我支持。”

                              “爸!”

                              楚清音氣的胸口急速起伏,“你就等著吧,要是回頭出了事,我看你還這么說!”

                              楚清音說完,拿著電話又對秦立道:“記住,能看就看,不能看別不懂裝懂!你今天不是開業嗎?放個鞭炮就算了,我和爸媽就不過去了。”

                              “怎么說話的!秦立好不容易有了自己的事業,我們能不過去嗎?不光我們過去,我們也得叫上你大姨二姨一起!”

                              韓英突然插嘴道。

                              當初在家宴上,她可是記得那大姐二姐憋屈的樣子,這種好機會,怎么能不把她們叫來!

                              楚清音看著父母的態度,突然覺得自己被背叛了!

                              氣呼呼的轉頭離開!

                              電話掛斷沒多久,秦立還沒回過神來,遠處就駛來幾輛汽車。

                              大姨,二姨,連帶著程文,杜豪和范明明等人都來了。

                              當初家宴上的人,可謂一個不少。

                              后面韓英和楚經也下車走了過來,身后還跟著楚清音。

                              楚清音說著不來,實際是刀子嘴豆腐心。

                              對秦立她已經改觀了,說白了是擔心秦立出事,怎么會真的不來?

                              “楚家這是出了一個好女婿啊,秦立什么時候會看病的我都不知道。”

                              “就是,突然開醫館,可別是坑人的啊。”

                              大姨和二姨一人一句走到醫館,在大廳內直接坐了下來。

                              程文走上前,與秦立四目相對。

                              他還記得當時在梅蘭居的時候,若不是秦立,楚家已經被他給坑死了。

                              “以為攀上方局長你就萬事大吉嗎?敢開醫館,你可真是不要命了。”程文站在秦立旁邊,咬牙低聲冷笑。

                              “哦?我還真不知道我哪里不要命了。”秦立轉頭,“你還是顧好你自己吧。”

                              程文眼睛一瞇:“可別忘了,你的地盤,也歸我的人檢查!”

                              話落,程文走進去,坐在了大姨身邊。

                              秦立心中閃過一抹不耐煩,他已經給這程文幾次機會,如果程文還是不知道見好就收,也別怪他秦立不客氣了!

                              幾個親戚嘰嘰喳喳的吵鬧著,秦立在門口把鞭炮放了之后,揭開牌匾。

                              乾坤堂!

                              黑底金子,牌匾下面還有一行小字。

                              救世濟民,回轉乾坤。

                              熱鬧的聲音招來不少人側目,卻在看到是個中醫館之后,看熱鬧的人都散了開去。

                              等了好大一會,也沒見有人來。

                              “我說,這也太冷清了吧?我們在這兒是當托兒嗎?”程文冷笑。

                              “呵呵,要不你給大姨看看病?”程文的岳母站起來,假模假樣的把手遞給秦立。

                              楚清音臉色頓時難看下來,韓英和楚經的臉上也有些掛不住。

                              人家開業什么的,至少也有個人過來,這怎么一個人也沒有?

                              “一個醫館誰會沒事過來?你當全世界都是病人吶?我看別開業了,還是直接關門算了,反正不掙錢。”

                              “大早上的就過來這里,一點意思都沒,這么久了也不給口水喝。”

                              砰!

                              幾人話剛落,一個水壺就被楚清音重重的放在了幾人中間的桌子上。

                              “誰喝水自己倒!”

                              話落,楚清音轉頭就往外走。

                              “誒!你這閨女怎么說話的,這坐的都是你的長輩,你爹媽都不這么跟我們說話!”大姨猛地站起來怒吼。

                              “孩子小,不懂事,喝水喝水。”楚經連忙上前圓場。

                              只是那臉上帶著幾分不高興。

                              “丟人了吧?說了讓你偷偷開業就行了!”楚清音走到秦立面前,咬牙低聲道。

                              “呵呵,沒事,不用管他們。一會有個大人物要來,快了。”

                              秦立摸了摸楚清音的腦袋。

                              剛剛那幫親戚的嘴臉,他看著都來氣,沒想到楚清音會幫他說話,還對那些人發火。

                              這可是第一次。

                              “就你會吹牛!”楚清音皺眉,眼角看著那一群親戚的模樣,忍不住的生氣!

                              “誒,這后面還有后院呢,走走去看看。”突然大姨一道聲音,秦立猛地一愣。

                              壞了,梁卿還沒有起來!

                              剛要轉身去攔著大姨,楚清音三兩步走過去,砰的一聲把后門給關上:“后面是私人的住處,這大廳難道還坐不下嗎?”

                              “你這丫頭,吃了槍藥了?”二姨皺眉,“不就是看看嗎,又不會少塊肉!”

                              “好啊,看一次一百塊,掏錢我就給你過。”楚清音冷笑。

                              “韓英,看看你這閨女,什么人吶!”大姨大吼。

                              “我就是這種人,沒錢就繼續在客廳待著,不愿意待就離開!沒人稀罕你們留著!”

                              本來叫來這群人是沖著闔家團圓的,誰知道這群人的嘴臉,絲毫沒有被上次的家宴給抹去!

                              楚清音的脾氣一直很沖,幾個親戚見此臉色一沉,轉頭就要離開!

                              秦立心中一暖,剛要去哄哄楚清音,不讓她生氣,門前就響起一道笑聲。

                              “秦先生別來無恙啊,恭喜開業。”

                              秦立轉頭,眸子一亮。

                              整個房間內的人也一愣,剛剛還在耍橫的幾個親戚登時愣在了原地。

                              一進門給秦立下馬威的程文也愣了!

                              “劉領導,你好你好。”

                              來人正是劉正。

                              劉正一出現,整個大廳瞬間陷入一片靜謐。

                              幾個親戚你看我我看你,眼中滿是駭然。

                              這劉領導和秦立到底什么關系,上次敬酒,這次竟然專程來恭喜開業?

                              韓英和楚經一喜,心中一股上等人的感覺油然而生。楚清音眸子閃了閃暗道剛剛秦立給她說的話,竟然是真的。

                              大人物,劉正可不就是大人物嗎!

                              她冷笑的看向周圍的親戚,剛剛一個個的猶如狂犬一般,此刻竟然沒有一個敢動一動!

                              但就在秦立領著劉正剛進門之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道聲嘶力竭的呼救聲!

                              “救救我兒子,救救我兒子!”

                              秦立等人驟然看去,赫然看到一個男人此刻抱著一個小孩站在大街上呼救。

                              而那小孩此刻面色發青,渾身不斷的痙攣!

                              秦立見此,抬腳立刻走過去!

                              “我是大夫!”他大聲道。

                              這一句話出來,韓英,楚經和楚清音嚇得渾身一哆嗦:“你瘋了,這種病你也敢接,你根本沒有這個實力啊!”

                              劉正知道秦立的厲害,沒有任何擔憂,反倒帶著一絲興致。

                              而其他幾個親戚臉上滿是愕然與嘲諷之色,一個個心中忍不住冷笑。

                              “這秦立太自大了,看著那小孩就不是普通的發燒感冒!”

                              “狂妄自大,看吧,這秦立絕對要完蛋!”

                              逆轉小說
                              逆轉
                              《逆轉》是山村小伙夫創作的現代都市小說,小說主角是秦立楚清音。藏書文學為您提供逆轉秦立楚清音小說全文在線閱讀by山村小伙夫。秦立無奈當了十年的啞巴,還做了啞巴上門女婿,這段時間,他受盡屈辱。但是現在,十年時間已到,而秦立也要強勢崛起了。
                              广东十一选五 姜堰市 | 昆山市 | 隆安县 | 海安县 | 榆林市 | 双牌县 | 望都县 | 徐州市 | 宜兰县 | 长兴县 | 隆子县 | 扬州市 | 綦江县 | 洛浦县 | 宿松县 | 靖西县 | 雷波县 | 轮台县 | 舟曲县 | 怀柔区 | 东乌 | 盈江县 | 墨竹工卡县 | 房产 | 花莲市 | 西贡区 | 易门县 | 永顺县 | 香河县 | 尼玛县 | 乌兰察布市 | 乌拉特后旗 | 库尔勒市 | 舒城县 | 安图县 | 广南县 | 汶上县 | 南郑县 | 资讯 | 大宁县 | 郸城县 | 余庆县 | 德格县 | 昭觉县 | 武隆县 | 随州市 | 黎川县 | 安图县 | 三穗县 | 连城县 | 咸阳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