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言情 >

                              執念難安安歌第6章

                              執念難安安歌第6章

                              發表時間:2019-07-16 15:07

                              安歌最新力作《執念難安》來襲,該小說講述了主人公季顏顧念白的故事。藏書文學為您提供執念難安安歌小說在線閱讀。小說精彩節選:而是套了一件簡單的白色上衣,配了一條破洞的牛仔褲,再加上畫了一點點的淡妝,今天的她顯得格外地清麗脫俗。

                              執念難安
                              執念難安
                              更新時間:2019-07-16
                              小編評語:我說的交易不包括我自己啊
                              推薦指數:
                              開始閱讀

                              《執念難安》精選

                              季顏站在花店門口,她并沒有穿季松平送過來的晚禮服,而是套了一件簡單的白色上衣,配了一條破洞的牛仔褲,再加上畫了一點點的淡妝,今天的她顯得格外地清麗脫俗。

                              本來季顏的皮膚就十分水嫩,再加上又遺傳了她媽媽的姣好容顏,所以站在街上的回頭率十分高,可是她的心思并沒有放在這個上面。

                              她的手里捧著一束菊花,淡淡的黃色和她的白色很襯,現在并不是菊花開放的季節,她找遍了整座城市才找到了這家店里有專門從國外進口回來賣的菊花,只是價格嘛,當然有些貴了,說實話季顏還是挺心疼的,但是為了報復葉艷秋那對姐妹,她忍痛還是買了這一大束菊花。

                              好不容易打到了車,季顏連忙上了出租車。剛上出租,包包里的手機也跟著響了起來。

                              “我馬上就到了,下班的時候堵車我有什么辦法。”季顏把手里的菊花放在身邊,對著電話說道,語氣有些不耐煩。

                              “那你快來,我都說了讓管家去接你,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那么重要的日子,客人可都來的差不多了。你是我的女兒,怎么還不來?這讓人家怎么看我們季家?”季松平一臉嚴肅,就連語氣都帶著一絲讓人很容易覺察的憤怒。

                              “要不然我就不去了。反正去了也是給季家丟臉,這樣吧,你就對外說我出國去了不就完了?我還不愿意去了。”季顏也絲毫不客氣,她說完也不著急掛電話,而是耐心地等待著季松平繼續開口。

                              多年的生活習慣讓她很了解季松平的為人,當他有求于人的時候什么都可以忍讓。

                              果然季松平在電話那頭松口了,“你這是說的什么話,剛才和爸爸玩的好的幾位叔叔們都說很久沒有見過你了,還問起你了,當時我就說你等會就來了。你要不來,爸爸豈不是要失信于人?”

                              “你失信于人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得了,您也不要太著急了,我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放心吧,我肯定會過去的,我已經在車上了。”季顏想了一下,趁著季松平沒有開口催她,她補充說道,“不過我來的比較急,衣服也沒有換,而且你給準備的禮物也沒有拿。為了不給季家丟臉,我親自去買了禮物。”

                              “沒關系,衣服沒換這里有的。只要人回來就好了。”季松平此刻哪管的了那么多,眼見著葉艷秋頻頻地往這里看,他就知道肯定又是有什么大人物來了。

                              “總之你快點到就可以了。我還有其他的事情先掛了。”說完還沒有等季顏反應就掛了電話。

                              季顏看著被掛斷的電話,呵呵地笑了兩聲,等著,等著我給大大的驚喜給你們。她轉頭看了一眼車上的那束菊花,嘴角微微的上揚。

                              宴會已經進行了一半,葉艷秋和季松平一直都是以恩愛夫妻的模樣出現在眾人面前,此刻葉艷秋穿著高貴的黑色晚禮服,本來就保養的十分得體,皮膚十分光滑,再加上季松平的寵愛,讓她已經四十歲了,看上去依舊光彩照人。

                              此刻音樂戛然而止,季松平和葉艷秋站在客廳的中央,所有的燈光都打在了他們的身上,這也是葉艷秋特別制造的一個環節,也是她最得意的一個環節,這個環節將是她人生中最難忘的,因為此時季松平將會送給她以她的名字命名的一顆粉鉆作為生日禮物。

                              可別小看了這顆粉鉆,這顆粉鉆可是全球獨一無二的杜拉粉鉆切割而成的,雖然整塊大的已經被一個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富商也買了過去,這塊小的就是那塊大的切割的時候多余的部分,這顆小小的粉鉆也十分珍貴,季松平也是花了好多錢托人找了關系才拿到的。

                              燈光一熄滅,原本還比較喧鬧的客廳立刻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宴會的中央位置。

                              “今天謝謝各位光臨寒舍來參加內人的生日宴會,在場的各位都是商界政界比較重要的人物,也十分繁忙,再次感謝你們的到來。我和我的妻子葉艷秋女士結婚了十余年,同樣在她生日的這個特殊的日子里,我給她準備了一份特別的禮物,一直以來我都欠她一枚戒指,如今我把這枚獨一無二的艷秋粉鉆送給她,希望她能夠喜歡。”

                              季松平的話剛說完,管家就手里捧著一個小小的盒子走到了他們的身側,季松平拿起盒子,小心翼翼地打開,里面躺著的一枚通體發光的粉鉆。

                              葉艷秋看到那枚鉆戒之后一臉激動,這是屬于她的戒指。季松平拿起鉆戒正準備給她戴上,這時門口出現了騷亂完全打亂了這個美好的時刻。

                              所有人的目光已經全部轉移到了門口,再也沒有人注視著客廳中央如此恩愛的夫妻。葉艷秋蹙著眉看向門口的方向,季松平給了管家一個眼神,管家立刻走了過去。

                              季顏站在門口看著一臉得意的葉雨秋,真的恨不得上去打她一巴掌才好。

                              “現在才過來,你的誠意呢?今天是姐姐的生日,你手里拿著的是什么?”葉雨秋把季顏攔在了大門口的位置,死活不讓她進去。

                              “我是來參加宴會的,你有什么權利阻止我?”季顏不溫不火地反駁道,雖然她的心里有些惱火,可是幾年的跆拳道讓她明白了一個道理,小不忍則亂大謀。

                              “手里的花放下來,穿成這樣也就算了,手里拿著菊花?你是故意的吧?”葉雨秋被季顏兩句話說的面紅耳赤,在季家她確實算不上什么,可是她有一個疼愛她的姐姐,再加上顧念白,剛才她還介紹了顧念白給姐夫,算是給季松平搭了一座橋。

                              “我怎么會是故意的呢?今天下班比較急,所以沒有換一份,我想買了一些花送給小媽,這些花可是國外專運過來的,你怎么可以抹滅我的一份心意呢?”

                              執念難安小說
                              執念難安
                              《執念難安》是安歌寫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小說主角是季顏顧念白,執念難安講述了:得知繼妹即將嫁入豪門,她開始了自己反擊的道路,為了給母親報仇,她不惜一切地找到了這個男人,原因用一切去交換他的幫助,可是卻沒有想到,居然將自己給搭了進去。
                              广东十一选五 温泉县 | 张家口市 | 本溪市 | 福清市 | 故城县 | 广丰县 | 南和县 | 吉林省 | 曲阜市 | 永平县 | 辽宁省 | 乐安县 | 威海市 | 武陟县 | 秭归县 | 怀化市 | 大悟县 | 东乌珠穆沁旗 | 上思县 | 惠东县 | 闵行区 | 清苑县 | 嘉禾县 | 衢州市 | 陵水 | 上饶市 | 景洪市 | 临沂市 | 鲁甸县 | 茶陵县 | 尉犁县 | 博爱县 | 阆中市 | 武强县 | 舒兰市 | 光泽县 | 万州区 | 滦南县 | 萝北县 | 瑞金市 | 云安县 | 织金县 | 清水县 | 洛扎县 | 扶风县 | 望城县 | 阿荣旗 | 马关县 | 巴林右旗 | 南乐县 | 报价 |